无尽的宇宙深处,骆屠静立于光明与黑暗分割之处,转身,他看到在遥远的虚无之中,那如同玻璃泡泡般的大千世界,只不过,从这个距离望去,大千世界也不过只是拳头大小而已。
    天柱毁灭后万年的时间,大千已经恢复了当初的安宁,那里,就是一片乐土,混沌大陆被探索完整,也重新置于了大千诸族的控制之下,而龙族,也在混沌大陆之上占驻了一块巨大的领域,成了龙族繁衍栖息之地,而且龙族有新的至尊出现,成了除骆屠之外,最强之人。
    可以说,骆屠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亲人,族人,甚至大千,都已经平稳,但是他却无法放下心中的结。
    庄芷萝他们知道骆屠的心思,江敏也同样知道,这是战无命给骆屠留下的一个难题。不过骆屠却知道,这并不是战无命给他留下的难题,而是宇宙的意志给他埋下的一个死亡陷阱。
    宇宙的意志从来都不是无私的,大千世界的天道需要平衡,那么宇宙的意志也同样会选择以他的方式来平衡整个宇宙。当骆屠在原始宇宙以天妖的种子重生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命运便已经注定会被宇宙的意志所左右。
    天妖,是宇宙的意志孕育出来对付外来强横生命天柱的特殊生命,它从一诞生,便已承担着特殊的使命。一个天柱,已经让这方宇宙险些走向了灭亡的边缘,那么,宇宙的意志却又孕育出一个可以与天柱匹敌的全新的生命,一个可以无限吞噬的特殊四维生命,它就不担心天妖在清理掉了天柱之后会成为另一个天柱,成为一个新的对这方宇宙造成毁灭的不稳定因素吗?
    答案是宇宙的意志很担心。它担心一切不化身一方世界天道,可以独立行走于宇宙之间的四维生命,在宇宙的意志看来,那些游离于它身躯之中所有不受控的不稳定因素都将消灭,除非骆屠也化身某一方世界的天道。然后本体永远也无法脱离这方世界,就算是成了四维生命,也被限制在了这方世界之内,不可能对宇宙造成任何的威胁。但是骆屠是不可能选择成为天道意志的,他更渴望自由,不希望自己被那片天幕束缚,然后永远做那个无情的天道。
    所以,天妖就算是在灭掉了天柱之后,也将会成为宇宙意志要消灭的另一个目标。
    这一万年来,骆屠一直躲在大千世界之中,可是他在吸收了天柱的能量之后,他的境界他的力量已经无法压制,大千世界的天道气息已经无法遮掩他的气息,这几年来,那种隐约的不安已经越来越明显,很显然,那是宇宙给他的大劫将至,这是当年他在原始宇宙之中重生之时,宇宙意志在他的身躯,或者说在他的灵魂之中烙印下来的神秘规则。当骆屠成长到某一个层次的时候,这神秘规则很可能就会发动自我毁灭。
    骆屠甚至怀疑当年的那只天妖之所以疯狂,并不是因为它吞噬了太多的生命,造成的意识的混乱,而是因为受到了重创之后,莫名地激活了宇宙意志烙印于其灵魂之上的规则,于是,那只天妖最终疯狂,走向自我毁灭之路。
    骆屠不想变成那样一只疯狂的天妖,连自己亲近的朋友,亲人全都轰杀,然后被满天下围 猎……所以,骆屠觉得或许是该他去完成战无命给他留下的这个任务的时候了。
    “夫君……必须要走吗?”庄芷萝不舍地问。江敏未语,但是从她的目光之中也同样看出了不舍。
    “必须要离开了,宇宙的意志已经容不下我,这是宿命……”骆屠轻叹,当他步出大千,走入宇宙之中的时候,那种危机之感越发明显了,他知道宇宙的意志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他不由得将目光扫过鲲鹏背上这一群追着他从大千之中走出来的人,这都是他最亲近的人,包括他的子女和朋友。为了这些人,他也必须要离开,否则真的当他失去了理智的那一刻,只怕是后悔都来不及了,这几天,他已经发现自己有短暂的失控之感。
    “宇宙意志不容我们,那我们就吞了它……”鲲鹏也十分不甘。
    骆屠不由得笑了,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或许他真的会这么做,但是宇宙的意志从他借天妖种子重生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杜绝了给他这样的机会和时间。
    “天柱当年被打碎的时候,其实留下了两颗种子,一颗寄生于龙界的世界树之中,而另一颗,则被其燃烧了世界山的生机送出了这方宇宙,按照战无命留下的信息,那棵种子很有可能被送到他当年离开的那方宇宙之中。战无命为了大千世界,牺牲了自己,现在,他曾经的故乡有难,我又怎么能够袖手旁观。这方宇宙已是容不下我,或许,是天意要让我离开,那么,就让我去为战无命的故乡做点事情也好……也许,有一天你们也可以去那边找我,或者当有一天我觉得可以重新回来的时候,便再度归来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骆屠淡淡地道。
    众人皆为之哑然,知道战无命留下来信息内容的人并不少,至少骆屠身边的这些至亲都知道那世界树芯之中留下来的信息,只是开始的时候骆屠并不在意,毕竟那不是这方宇宙,他也没有义务为了帮战无命与自己的亲人分开,可是现在他感受到宇宙的意志已经容不下他了,他不得不离开,既然要离开,那么,倒不如去战无命曾经的故乡看看,顺便了却战无命最后的遗愿。
    “可是,你知道他所在的世界在哪里吗?”江敏有些担心地问。
    骆屠哑然,是的,他并不知道,因为在这方宇宙之外,究竟会是什么,谁也不清楚。尽管战无命以这世界树树芯经过他多年的测算,似乎是找到了一个特殊的节点,但是战无命自己都没有试过,谁知道,这个节点是不是真的就能够通往战无命曾经的故乡?这是一件很不确定的事情,但是骆屠已经没有选择。如果不打破战无命给他测算的节点,他想要重新在这宇宙之中找到一个新的节点,然后打破壁垒,冲出去,不知道需要花多少时间,要知道,这个节点可是战无命和掌命经过了几十万年,甚至是上百万年的时间推演算出来的,而骆屠根本就没有这个时间,要么他不打破这个节点逃出这方宇宙,然后被宇宙的意志毁灭,要么他就只能打开这个节点,然后逃离这方宇宙走上陌生的征途。
    “我没有选择,这个节点是掌命之神与战无命经过百万年的推演得出来的结果,也是宇宙壁垒最薄弱的地方,如果我们连这个节点也无法开启,那么,我便不会再有任何的机会!”骆屠深吸了口气,他抬头看了看那无尽的宇宙,看了看那光明与黑暗的界线,就像是一柄双色之刀,要将他们切碎,他知道,此刻宇宙的意志已经要盯着他了,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众人不语,但是气氛却十分压抑。
    “一起出手,你们记住这个位置,我先给你们去探一下路,未来,真有一天你们也可以打开这通道,去找我……”骆屠洒然一笑,这个时候,他不想去加重那种离别的伤感。
    “光暗分离……”骆屠一声轻喝,双手猛然在虚空之中一撕,一股莫名的波动在这虚空之中荡漾开来,仿佛有一重重水波被强行分开。
    “不够,血脉共鸣……”骆屠低喝一声,而后一道道气息冲天而起,与骆屠连成一体,在这一刻,光明与黑暗仿佛一分这二,一片神秘的混沌出现在这光暗之间,如同一扇巨大门户。
    “开……”骆屠咆哮,一道声波冲入这片混沌之中,就像是狂风吹散了云雾一般,在那混沌之后,出现了一道神秘的奇景。有无数的星辰在一片澄蓝的星空之中,星空如织,那是一片莫名的星空,他们此刻就像是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打开了一扇窗户,然后他们看到了一片完全不一样的世界,那些星辰在星空之中交织出各种形状,有如半人半马,有如一只巨熊,还有如天狼……还有如仙女凌空。
    “好奇怪的星空……”
    “这就是另外一个宇宙世界吗?”
    “太漂亮了……”所有人看到那混沌之后的星空,全都呆住了,那是一个气息完全不同的宇宙,他们隐约感受到那里的天地规则,并不是十分强大,或许是因为隔离得太远了。
    “看来,他们推演出来的节点并没有出错,这里确实是这方宇宙之中最薄弱的地方……你们记住这里,或许有一天,你们也可以从这里离开去找我……”骆屠看到那方特别的星空,强压下心头的不舍。与江敏和庄芷萝他们拥抱了一下,而后叮嘱道。
    “夫君放心,等我们可以破界了一定去找你……”江敏点头,她很想随骆屠一起去,但是她知道不行,虽然他们打开了一道门户,可是如果修为没有达到造化之上,根本就不可能走得出这道门户,就会直接被宇宙的意志磨灭。
    “嗯,宇宙的意志已经等不及要我走了!”战无命看到在虚空之中,一个黑白的旋涡正在缓缓生成,似乎想要阻止这道被打开的门户。
    “我走了,这个你们拿着,凭借它,未来你们真的到了那边或许可以找到我!”骆屠将那枚世界树的种子取了出来,这是当年世界树被天柱污染的时候留下的那枚种子,现在骆屠交到江敏的手中,通过这世界树的种子,或许能够感应得到世界树树芯的位置。当然,未来他们真的能够穿过这个宇宙吗?骆屠不确定,但终究会是一个希望。
    “嗯,夫君保重……”
    “保重……”骆屠也摇了摇手,不再犹豫,而后飞身投入那道门户之中。只一刹那,混沌便将他的身影完全淹没。而那扇门户也缓缓愈合……虚空之中那生成的黑白旋涡似乎失去了目标,还没有成形,便已经缓缓消散……

章节目录

帝国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龙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人并收藏帝国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