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幼清道:过来呀,豌豌姐姐教你
    岑之豌小心翼翼,接过一个小豌豆,抱在怀里。
    杨嘉宝在外面道:岑之豌人都懵了。
    杨嘉凝淌眼泪,真可爱
    杨大亨咂咂嘴,对杨太太感叹,刚生下来,就能睁眼睛啦,这些孩子好聪明吧!
    杨太太羡慕道:头发这么多,以后该不知要怎么漂亮。
    不久,杨氏姐妹二人被杨大亨夫妻,拎到一边,进行严肃的家庭教育。
    你们两个要等到什么时候?
    赶紧呀,不然怎么和岑厅长家的孙女指腹为婚啊!
    杨嘉宝听得直翻白眼。
    杨嘉凝倒是很有信心,有三个呢,怕什么。
    丈母娘奚金枝carry全场,见人就发,红包!红包!喜糖!喜糖!
    幼幼!妈给你订的黑鱼汤来了,休息一会儿,喝一点,啊?
    岑之豌记得,黑鱼汤好像是催奶用的,非常高兴,楚幼清,你多喝点!
    楚影后轮番去抱三个小豌豆,忽然觉得,妹妹有点居心不良。
    岑之豌笑道:不然不够喝!
    楚幼清:没你的份。
    又过了三年。
    一天,狗仔们的镜头里,拍到楚影后穿着一条纯白色的亚麻纱裙,戴着大草帽,大框墨镜,赤足站在海滩边,身姿曼妙婀娜,一双大长腿,在裙摆中若隐若现,性感至极,从来没变过
    法国落日明媚,楚幼清冰冷高贵,优雅柔情,三个漂亮的小朋友,绕着楚幼清追来跑去,咿咿呀呀,将海水所过之处,踩出一圈圈小小的脚丫印。
    妈妈!妈妈!咯咯咯!
    狗仔哥从草丛里站起身,捧着长筒照相机,忍不住惊讶,这是楚幼清吧
    另一个狗仔哥,从岩石后面站起身来,揉揉双目,小孩儿怎么越看越像
    岑之豌?!
    对啊,我说这些个小丫头们,眼熟得很呢!
    我去!你们工作室也在这儿!
    我在这儿是应该的!这明明是我们报社独家!!
    狗仔哥打了起来。
    岑之豌在摄影棚拍代言广告。
    手机振动。
    岑之豌轻笑,向导演道:接个电话。
    导演:休息十五分钟!
    岑之豌去后台化妆间,接通视频电话,姐姐!
    镜头里,背景海天一色,晚霞火焰一般美丽,三个漂亮的小脑袋凑在一起,乌溜溜的圆眼睛占满了屏幕,根本看不见楚幼清。
    妈妈!妈妈!
    妈妈妈妈妈妈!
    咯咯咯咯!
    岑之豌耳中轰鸣,急忙一本正经,深沉地说:是我。
    楚幼清莞尔,取过手机,小豌豆们在底下蹦蹦跳跳。
    豌豌,电影节结束了,我们明天回来。
    岑之豌赶紧对着屏幕,啵了一下。
    家里孩子多,做点情情爱爱,唧唧我我的事情,必须见缝插针。
    每当她和楚影后羞羞到天明,天快亮了,想稍微眯歇一会儿,房门都会在早上五点,被准时冲破。
    小豌豆们在床上蹦来跳去,妈妈起床啦!妈妈起床床啦!
    不说了,说多全是泪。
    岑之豌:啵啵!
    楚幼清嫣然,乖。
    挂上视频电话,岑之豌给丈母娘打电话,妈,清清她们明天回来。
    哎呦,是豌豌啊,妈知道了!
    啪。
    挂上。
    奚金枝没空理她,指挥家里一众育儿师,保姆,按摩师,轮番上阵。
    毕竟,家里还有二胎的三个宝宝。
    说好一年生三个的,现在两年才六个,已经落后进度了。
    岑之豌又打来,妈!你行不行啊!
    奚金枝在厨房,检查厨师们的工作,怎么不行!几天我还不行?!对了,你妈刚来过!
    岑之豌哦了一声,我妈最近忙吗?
    奚金枝尝了一口鸡汤,好味道,岑厅当然忙啦!再忙,自家的孙女还是要每天来看看的!
    岑之豌恍恍惚惚。
    每天?
    这是我妈吗?
    我小时候太惨了吧!
    奚金枝开始叨念,豌豌,楚佩找过你没有?妈告诉你,小朋友过了五岁,再上镜头,别听楚佩的,这么小,演什么电影!累人!
    岑之豌不敢说,岳父剧本都挑好了,派人送上家门好几次。
    岑之豌点头,妈,你放心,等清清回来再商量。
    奚金枝特别满意,瞧我给女儿找的这桩好姻缘,居功至伟,载入家谱,豌豌,有空来妈这儿,妈煲了汤。
    岑之豌看看时间,妈,我晚上有彩排。
    奚金枝赶紧挂了,你忙你的,明天去接清清,然后休息一天,后天你们来我这儿!
    岑之豌一笑,行。
    杨嘉宝电话马上进来,岑豌豆!在哪儿啊!我入场了,我们先试麦,你快着点儿!
    blackviva女团五周年出道演唱会,就在明晚。
    首轮万张VIP票一秒售罄。
    声势浩大,热搜置顶。
    岑之豌代言广告拍完,团队一头扎入保姆车,浩浩荡荡向万人体育馆赶去。
    今晚通宵彩排,适应场地,毕竟是女团,七人走位非常重要,这次舞台效果设计复杂,登场、撤场路线,都需要统一规划,工作量很大。
    她们都是专业的,一上场就是带机彩排,因为要全网直播,摄制组人员庞大,光是机位编号,能有二十多个。
    岑之豌卸妆,上妆,换演出服,埋耳麦,孩子都六个了,熬夜吃不消。
    杨嘉宝一边喝奶茶,一边刷手机,哎哟哟,你才多大呀。年轻人,你晚上都干嘛了?
    岑之豌轻哼,别刺激我,楚幼清晚上不在。
    杨嘉宝骂道:没出息,电影节就一周!
    岑之豌照全身镜,不是电影节一周,是清清只舍得去一周。
    杨嘉宝毫不奇怪,那可不,家里还有四个呢。
    岑之豌看看她,很有意见。
    杨嘉宝无所谓,三个,加上你。
    岑之豌忍了。
    好像有点道理。
    杨嘉宝放下奶茶,其实吧,我也觉得有点体力不支,每次看见你,就觉得自己老了,我要和你绝交,我需要和年轻人在一起,孩子她妈。
    岑之豌打击报复,你这个二婚的家伙。
    杨嘉宝尖叫,你不是也二婚!都和楚幼清!还比我多六个孩子!
    岑之豌一笑,对啊!
    杨嘉宝体会片刻,岑豌豆,我就说吧,你的成就,必定在我之上。
    第二天,杨嘉宝已经累成狗。
    岑之豌太忙,正好楚幼清把枇杷和小豌豆们都带去电影节,杨嘉宝就成了后台唯一的狗。
    出了点直播事故,岑之豌差点把杨嘉宝的狗头打爆。
    临近午夜,岑之豌在主舞台上,演唱动感单曲。
    这首歌,是岑之豌小姐出道时的第一首单曲,前奏刚放出两个音符,十万人体育馆里,整齐划一,哭得稀里哗啦。
    杨嘉宝在后台困得要命,急忙拿手机,喊外卖进来,灌了一杯咖啡奶茶,结果更加困倦。
    她准备准备,去补妆区,岑之豌手机响了。
    杨嘉宝瞄见,是楚幼清打的,来电显示老婆姐姐。
    杨嘉宝没去接,刚迈腿,楚幼清又打。
    杨嘉宝伸出手。
    曲毕,岑之豌肯定是要加演一首单曲,计划之中,她象征性走在舞台,休息两分钟,在上场。
    体育馆内大呼小叫,应援声排山倒海。
    忽然,全场扬声器波动了一下,仿佛有人要开始讲话。
    十万观众,竖起耳朵。
    杨嘉宝的声音传来,喂,是我是我,我是杨嘉宝。
    对对,岑之豌在台上。
    怎么了?
    楚影后略带哭腔,挺焦急的,宝宝生病了。
    杨嘉宝一听,帮着问,哪个?
    楚影后:老三。
    杨嘉宝关切,去医院了吗?医生怎么说?
    楚影后忿忿,医生说,睡觉前吃多了。老三和我讲,是岑之豌同意她们背着我吃睡前零食。你让岑之豌来听电话。
    杨嘉宝真是悲剧,不该接这个电话,凭白卷入家庭纠纷,您消消气,岑之豌在台上,她下来,我就帮你骂她!
    楚影后换成一副这还差不多的口吻,音线低沉性感,你把手机开着,我听着。
    杨嘉宝只能为岑之豌默默祈祷。
    双手端着手机,仿佛捧着楚女王的皇冠,大喊,岑豌豆,你听一下。好消息。
    哈哈哈哈哈哈!
    体育馆笑翻天。
    岑之豌轻蹙眉心,放下矿泉水,耳返都没拿下来过,导播正在里面报倒计时,她头也不回,轻道:开什么玩笑,我马上返场。
    杨嘉宝小声哔哔,追着劝说:你不听一下,别说返场,你返家都难,真的。
    岑之豌娇声呵止,我做女团,是专业的。不接!
    杨嘉宝挥挥手:走好,不送。
    岑之豌甩下毛巾,一路登上舞台,她当年走花路,也是这样,c位出道,一个人走到最耀眼的地方。
    突然发现,万人体育场,灯火通明,鸦雀无声。
    如果不是灯牌、手副,全都闪闪发光,高举在那里,岑流量都要怀疑,她粉丝,两分钟之内,全跑路了!
    我唱的有那么难听嘛?!
    岑之豌不解,轻轻呼出一口气,灵动乌亮的眼眸轻眨,声线娇糯动人,也带着许多成熟的风情,让大家久等了。
    万人体育场,瞬时爆发出海啸一般,摧枯拉朽的呐喊。
    我们等得起!你快去接电话!!
    嗨呀!老三病了!哈哈哈哈哈!
    岑豌豆!你说!到底生了几个!
    是不是和楚幼清生的!!
    对天发誓,绝对是楚幼清的声音!不能是别人!
    哈哈哈哈哈!我疯了!楚幼清是在撒娇吗?!
    啥啊?!脱口秀?!别这样!!会当真的!!
    awsl!!
    彩蛋好评!!
    怎么会有这种彩蛋?!《超脑》联动吗?!
    #发情豆是真的#
    #杨嘉宝疑似忘记闭麦#
    #bv女团五周年大型翻车现场#
    #万人体育馆吃瓜纪录#
    演唱会结束,媒体蜂拥而至,所有出口都堵上了。
    岑之豌小姐,请问刚才的对话片段,是提前设计的吗?
    岑小姐!你是否真和楚幼清有了孩子?
    岑之豌小姐!电话里的女人是不是楚幼清?!
    媒体果然嗅觉灵敏,照例,不是应该追问罪魁祸首,那个没有闭麦的杨嘉宝吗?!
    不是的。
    所有平台都认为,岑之豌和楚幼清确实有点什么。
    必须深挖!
    等了这么多年,鸡血打起来!
    岑之豌悠悠闲闲,戴上帽子,随随便便跟着粉丝们,涌出体育馆。
    开玩笑,《超脑》第一跑路精,能被媒体堵住?
    杨嘉宝打电话来,岑豌豆!我错了!
    岑之豌淡然道:我相信你还有下次。
    杨嘉宝没有反驳,问:你准备怎么办?
    岑之豌说:我听楚幼清的。
    杨嘉宝鼓掌,公开也不错,你终于可以带孩子去参加《妈妈去哪儿了》,你们一定是最火的!
    岑之豌表态,即便这样,也不能掩盖你的罪行。
    杨嘉宝果断道晚安,不早了,我需要休息。
    岑之豌见没人跟上,独自上车,打开蓝牙免提,喂?楚幼清?老三怎么样?
    楚影后在酒店下榻,好的很,都睡了。谢谢你的关心。
    岑之豌正气凛然,姐姐,你要好好教育一下,睡前怎么能乱吃零食呢。
    楚影后仿佛重重哼了一声,我们晚几天回来。
    岑之豌一听,急了,试探着问:要好几天吗?
    楚幼清也怕她担心,说:宝宝没事。我想多待几天。
    生气。
    不给你亲。
    岑之豌立刻摆出凄凉的模样,娇唤,姐姐
    楚幼清淡淡地问:干嘛呀。
    岑之豌发出娇小的声音,祈求道:今天还没看过胸
    楚幼清:不发了。晚安。
    岑之豌恋恋不舍,好吧,明天发两张。晚安,楚幼清。
    楚幼清没有挂断,想不想我。
    岑之豌点点头,姐姐,你早点回来吧。
    楚幼清:嗯。
    恋耽美

章节目录

纸婚营业中[娱乐圈](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金色的sabe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色的saber并收藏纸婚营业中[娱乐圈](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