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宣也笑,说:是啊,这都是小叶相的功劳,要是去了我们晋地,一定把土块石头都献上来了。
    江南派势大,秦晋两派联合起来还危机感十足,加上宗室也在搅浑水,容衡这种王侯也各自为营。这次下江南可是伤了秦晋两派老臣的心,连民间那套倚老卖老的说辞都出来了,只差没打滚。说:秦晋虽然鄙贱,到底是几朝的熟地,破船也有三两钉,怎么圣上只去江南,不肯让我们沾光?
    言君玉可不敢说下江南是他的主意,因为江南是容皓的故乡,离敖霁的蜀地也不远。容皓那个马帮一来,言君玉就知道他答应了。
    最终相见是在扬州。
    扬州富庶,接驾的阵势排得轰轰烈烈,锦幄游栏,围了几座湖,江南五大家族一齐接驾,还有许多虽名不见经传却也藏了内富的大家族,真是黄金铺地一般的奢侈,一场饮宴,极尽奢侈,小叶相调停得当,热闹非凡。言君玉离席净手,只看见金盆里水十分碧绿,问是什么,侍女花容月貌,温声答道:是今春的新茶。
    奢侈到了这地步,简直让人不安。言君玉也觉得小叶相像是有点心事,晚上问萧景衍,帝王神色淡然:□□封叶慎就是为了江南,他不驯服江南,如何再封王?
    他虽然不像庆德帝,要贫民弱民,但江南势头迅猛已是事实。盐铁两税已经不是命脉,丝绸茶叶才是大头,新崛起的商户已成了大势,连地税都已经没了效力。虽然是富甲天下,但也有两宋之虞。
    但言君玉知道他心中早有成算,不然为什么还带着张文宣呢。
    江南养得这样肥,需得绝佳的庖厨,看穿了经脉,才能一点点拆开,将膏腴收入国库。秦晋两地虽然哭惨,也不全是虚言,他们出地出人,江南虽然出了钱,现在看看,却是九牛一毛。
    言君玉本来还想再问,只听见帘外传来笑声,似乎熟悉,只是不敢相信,正想迎出去,帘子被挑了起来。
    他穿着那西戎马帮为他置办的江南锦缎青袍,看起来倒比言君玉还精致一些,瘦了,塞上风沙大,容大人却仍然一样白,里面穿的却是胡人的内衫,戴着的玉价值连城。不愧是云岚口中最爱华贵的容大人,见到言君玉,桃花眼笑得弯下来。
    怎么,傻了?还不快给哥哥磕头?
    扬州一夜,饮宴通宵。圣上在瘦西湖设宴,灯火通明,乘船游湖,岸上十里林花红,夜色下的烟霭那样漂亮,远山也如同梦中。
    言君玉只抓着容皓不肯放手,容大人只是笑:诶诶,先让我行了这个酒令,两个状元郎打我一个,岂能让他们嚣张!
    言君玉怎么也想不到赫连竟然敢来,这样看来,那马帮其实是给他探路的。不过西戎能议和,赫连是点了头的。他要是折在大周,西戎那帮蛮子,一定会在边疆劫掠一番,再起战事也未可知。
    他终究是西戎的帝王,言君玉也知道他把西戎北边希罗人的故国打了个稀巴烂,知道这人是有点狠的。好在萧景衍神色淡然,跟他饮酒,闲话几句各国的风致,仍然是棋逢对手。
    当年茶楼一会,白狼王和黑狼王,转眼就到今天。这样看来,赫连的预言其实全部应验,除了他拐走了大周的容大人这点,实在让人生气。
    喝酒到最后,言君玉醉得不行,还拉着容皓的手,让他讲在西戎的见闻。睡觉也缠着他,他这一缠,留下两国的君王只能对坐饮酒,到第二天才终于拆开了。
    第二天,天珩帝驾临镇江,镇江纸墨都好,谌文跟着沐凤驹去买纸,两个状元郎人才楚楚,正是江南杏花时节,两边楼上时不时有女子扔下杏花枝来,也有果子和香囊的,谌文无奈地笑着摇头,正觉得江南风气开放时,楼上掉下来一大团纸,正落在他怀里。
    他本来是非礼勿视的,却觉得字迹有点熟悉,展开一看,正是他们殿试的题目。闹市里人声鼎沸,叫卖声不停,他却看住了,一目十行看完,真是口齿噙香的好文章。
    这样看来,谁是魁首还未可知
    什么未可知?沐凤驹买了几卷纸回来,好奇地问他,见谌文不答,凑过来一看,也看入神了。但他到底机灵,不像谌文看完了还要推敲,他看完就一抬头,看见阁楼上一个十八九岁女子,肤白如雪,穿着紫襦,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你们俩,哪个是谌文,哪个是沐凤驹?她问道。
    沐凤驹从来讲礼,但也许是今日春景好,他也笑着回道:你猜。
    文不加点,意境尖新。你应当是沐凤驹。她枕着手趴在阁窗上,伸出手来指指谌文:那个呆头鹅一样的,写起文章来肯定跟老夫子一样,一定是谌文了。
    沐凤驹不由得笑了,刚要说话,她却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身后:不好,我师父师娘已经走了,一定是去见旧相识去了。
    你师父师娘是谁?
    我跟你说了,你可不准去告状。她笑着说道,到底忍不住,从阁楼上一跃而下,看身法像是大内高手,但穿着又是蜀地富户的模样。闹市中人潮汹涌,她笑着凑近沐凤驹耳边,告诉他:我师娘叫敖霁,师父叫叶璇玑。
    怪不得她不敢说,敖大人平白无故成了师娘,可饶不了她。
    言君玉在镇江吃了个惊吓。
    他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干脆带着容皓也去外面闲逛了,江南东西都精巧,连泥人也好看,他叫人捏一套凌烟阁十八将的泥人,但这里的师父可听不懂什么五虎将十二仙那套。实实在在给他捏了一套全的,容皓顿时就抢过了言家的先祖,言君玉也不含糊,抓住了容凌,两人协商,说句三二一,一同交人。
    谁知道三二一没念完,两人眼前一黑,都被麻袋套住了,虽然他们是偷溜出来的,但跟着的人也不少,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在高手环伺的情况下把他们抓住,都正挣扎,言君玉还嚷:有种报上名号来,鬼鬼祟祟不是好汉!
    我不是好汉?一个嘶哑声音笑着回道,一看就是装出来的声音:老夫报出我儿子的名号,只怕吓坏你们。
    言君玉是真的呆,容大人都不做声了,他还问:你报啊,我才不怕!
    那你可要听好了。那声音撑不住,大笑起来:大儿容清商,小儿言君玉,怕不怕!
    言君玉顿时一跃而起,好容易用蛮力挣开了麻袋,睁眼一看,自己和容皓已经被扛到一个陋巷里,眼前笑眯眯站着的,不是敖霁还是谁!
    好啊你!言君玉气得给了他几拳,急得容皓在地上麻袋里喊:快解开我,让我一起打!
    镇江十五,正是月圆夜,人也终于团圆。
    天子车驾在镇江换了船,数百艘龙船,载着随行的官员护卫,还有当前一艘巨艟上的天珩帝和近臣,浩浩荡荡,沿水路南下。两岸撤去了围幛,连卫戍军也车马随行在后,言君玉这才看见诗书上的江南。
    他醉了酒,醒得迟,醒来时晨光已经褪去,两岸只剩下一点薄雾,江面宽阔,春水的颜色那样好看,是碧玉和新叶都无法比拟的。岸上远山青翠,偶尔可以听见砍樵的歌声,但言君玉最喜欢看的是沿岸的小小村镇。一个个小小房子沿山而建,每户都有些秧田,也有桑树,也有桃花,岸边停着小渔舟,许多人挤到岸边来看渔船,但也有穿着布衣裙的妇人,穿行在田间采桑。
    还有江南的青石路,连井台也那样小,可以看见村妇在河边捶打洗衣,垂髫的小孩缠着货郎担子买糖吃,鸡犬相闻,一张张平淡的脸,像是无意间路过了他们的一生。
    呆子。容皓听了他的想法只笑他,倒是叶璇玑若有所思。敖霁的左手坏了,但弹起言君玉的脑瓜还是一样疼,笑他: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干什么。
    我们就一直走水路吗?
    当然,你没听见诗中写,烟花三月下扬州。我们是要下苏州与杭州,我跟你们说,杭州才好呢,这季节的柳树比烟还轻,远看如雾一般,还有春日的新茶,莼菜鲈鱼容大人总归是夸耀家乡。
    我倒觉得苏州更好。沐凤驹笑起来。
    大家顿时都议论起来,直到午膳摆上来才罢,这艘巨艟其实也不好,好在到了苏州就换了游船,临水的窗几乎可以碰到水,言君玉见到了沐凤驹说的菱角,也有荇菜,也有鲈鱼,还有两岸烟柳,最好玩还是行酒令,到了江南,仿佛一切都有了意思,连射覆也有趣了许多。言君玉看着容皓一人大战郦解元,叶璇玑,还有两个状元郎,看得眼花缭乱,只能叫好。
    最后连萧景衍也加入战局,言君玉知道他博览群书,但不知道他也这样了解江南,竟然在一个古称上赢过了容皓。
    他一定也很想看江南。
    晚上饮宴,江中万籁俱静,只听见水流声。远处的山村有点点灯,顺流而下,夜行船最是好玩。
    言君玉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酒,也不记得容皓是不是叫了敖霁敖老三,还是羽燕然叫的。沐凤驹和谌文跟叶璇玑的徒弟在联诗,言君玉才知道她原来就叫乔懿,是小乔的乔,司马懿的懿。贺绮罗和卫孺最会灌酒,嫌江南酒淡,偷偷带了靖北的烧酒来,被敖霁抢走不少。言君玉喝醉了,最后躺在萧景衍腿上,看着天上的明月,追着船走。
    春日风暖,带着不知名的花香,他一点不觉得冷,只是忍不住笑。
    很快容皓也躺了过来,好在舷板上铺着锦褥,言君玉慢吞吞往旁边挪了个位置,给他和赫连。
    好热。他一听就是喝了烧酒的,还骂人:敖老三,你给我的什么酒,喝了烧心。
    敖霁很快也过来了,羽燕然也还是胆大,往天子旁边一躺。大家横七竖八躺了一地,也不知道是谁睡了,谁没睡,只听见不远处联句的声音。
    璇玑呢?容皓找一会儿,又笑起来:她可饶不了阿鸿。
    他是说小叶相心软,迟迟不整治江南,否则叶家的王位早已经到手了。叶璇玑一来,他不整治也得整治了,不然她可饶不了他。
    联句的声音忽然精彩起来,是谁把郦解元叫过去了,多半是沐凤驹,状元郎就这么没出息,打不过就叫师父。洛衡倒是过来了,轻轻踢了踢言君玉:不孝的徒弟,不给师父让个位置。
    还是道家好,想梦蝶就梦蝶,想化鱼就化鱼容皓一喝醉话就多:我在塞上,也看见月亮,塞上的沙海,真是无边无际,也有雪原,纵马三百里也跑不到边,想来想去还是儒家,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洛衡身体弱,吹风就有点咳,但郦解元家是江南五大族,家底殷富,做的紫貂以前只是不能穿,现在盖住了,才说出话来。
    小言那天的话,其实很有见解。他也叫言君玉小言,对谌文就没这么好,总是摆出师父的威严。
    什么话?言君玉自己都懵了。
    说唐诗的话。萧景衍笑着摸他的脸:还有看尽人一生的话。
    言君玉从来不看诗书,开蒙时没遇到好老师,后来到了东宫,无论如何都学不进去了。谁知道这些年心性成长,明明是兵法格局上的领悟,返回来看诗书,却都看懂了。
    是啊,真奇怪,你说,唐诗怎么写得那样好,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妇姑相唤浴蚕去,闲着中庭栀子花。还有那首,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诗里的人早就不在了,村落也不在了,但我读着诗,就好像能看见那景象似的。你说,是不是一首诗就写尽许多人的一生
    他真是醉了,怎么也说不出自己想表达的意思,说得急起来,萧景衍耐心哄他:知道了,是写得好。
    我现在知道容皓你为什么要学诗书了,我看见岸上的人,只是一时,转瞬即逝,诗书却能把这瞬间留住,后人也看得见
    要是以前,容皓一定笑他好有出息,难道我学诗书就为了像你一样记下岸边农家的生活?
    但也许是因为闯过了许多风霜,去过了许多地方的缘故,他终于能听懂言君玉的话了。
    无忧无虑的少年郎,一趟下江南,终于明白了原来世间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还有这么多人,安安静静地过着一生,耕田织布,生老病死,古与今同。正如郦解元极喜欢的那一联鸟来鸟去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
    最终是萧景衍回答了他。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老叶相以前给我解诗,说这个忽是匆匆的意思。他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笑意,一点点娓娓道来。
    这是他的天下,他的江山,两岸上是他的子民,这船上的每个人,都来自他庇护下的那个长安,都说君主要教化子民,最终也只有他,来解答言君玉这让所有人都沉默的一问。
    他说:其实我们每个人,也不过是史书上匆匆过客,人生转瞬百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其实去日一点也不多,如露水转瞬即逝,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我想,只有我们身边的这个人是真的,握着的手是真的。及时行乐,在这样的好时光里,和想见的人大醉一场,才是真的。
    但他从不大醉,言君玉知道。他是萧景衍,他醉起来的样子,也那样安静,眼睛温柔得让人想亲他。
    那晚的夜宴到最后,连山川似乎也变得温柔起来。
    这是最好的景色,最好的时光,最好的江南。
    人生最好的,就是这样的时刻,水波温柔,天气和暖,花开十里,爱的人都在身边,他可以拥抱所有他想念的人,握着喜欢的人的手,一起等着岁月的痕迹一点点爬上来。
    船还在走,杭州还很远,天上月亮这样好,就算唱一夜的歌,醒来也还在江南。就让这艘船一直走下去吧,留住这一刻的时光,抵过今后的许多年,老也老在江南。
    这是最好的团圆。
    作者有话要说:  小言的网络版完结了。
    恋耽美

章节目录

长安少年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明月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倾并收藏长安少年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