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地吃着。胃里有了东西,暖乎乎的,初瑾觉得身上也舒服了不少。
    这时,房门被敲了两声,杂役随后便拉开门走了进来他是来换炭的,没想到一进门就遇上这样吃饭的客人!他也不是个傻子,自然知道发生过什么了。
    杂役立马不好意思地放下炭火,说了句抱歉,打扰了,便火速离开了,还不忘帮他们把门带了。
    初瑾也红了脸,他还是第一次这个样子被外人看到,虽说包得很严实,但东西不对啊!等他退房的时候一定要投诉这家店,敲完门居然不等应声就进来了!真是太不人性化了。
    夙衡倒是一脸坦然,继续涮着蔬菜,将一块已经煮好的蘑菇捞出来吹了吹,然后沾上酱送进初瑾嘴里,嘴角一直带着笑意,显然心情很不错。
    (二)画画篇
    夙阳长到四岁的时候,初瑾觉得应该给他找点爱好学学,陶冶一下情情操。不过选个什么爱好倒是成了难题。
    胥逐选爱好的时候并没有让他们怎么操心。胥逐喜欢吃,喜欢美食,也喜欢烹饪,以后也准备走厨修,所以初源便专门请了人来教胥逐烹饪。当然,更多的是教些点心上的东西,难度比较低。同时,他们也会买些烹饪的玉简和书籍回来给胥逐,让他慢慢研究。做得怎么样先不说,至少这对胥逐来说是件他觉得喜欢且很有趣的事。
    而夙阳,他们并不知道他喜欢什么。问他,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这天,初瑾和夙衡坐在书房里讨论起来。
    让他学唱歌?夙衡议题。
    没见他唱过初瑾说。
    那挑个乐器?
    我觉得他会把乐器当玩具,没两天就得弄坏
    要不让他跟胥逐一起学烹饪吧?
    得了吧,他没那个天份,别给胥逐添乱了
    那怎么办?夙衡也没办法了,其实他也不是太了解现在修真界的小孩都在学些什么爱好。
    初瑾想了想,说:要不学画画吧。反正就是乱涂呗,他应该行的。
    这果然是亲爹。
    也行,我觉得夙阳还挺有这方面天份的。夙衡看过儿子的涂鸦,感觉还行,至少他差不多能猜出画得是什么。
    呵,你哪儿看出他有天份了?初瑾就没发现,反正夙阳问他十回,他有九回猜不出夙阳画的是啥。
    遗传我,我画得也满好。夙衡这样说。
    哇,谁给你的自信?初瑾一脸惊讶,他都没见过夙衡画画好吗?!
    你啊。夙衡理所当然是回答。
    初瑾更惊了:什么时候?
    夙衡一笑,说:需要我证明一下吗?
    初瑾心想既然夙衡都这么吹嘘了,他自然得见识一下啊,便点了头,说:要!
    夙衡冲他招招手。
    初瑾走了过去。
    夙衡站起身,将他拉过来,直接压到了书桌上,随后开始解他的衣服。
    喂,干嘛呢?不是画画吗?解我衣服干什么?初瑾忙要阻止他,却被他按住了双手压在头顶。
    嘘,给你画画啊。夙衡笑意深了些。
    初瑾瞬间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只见夙衡解开了他的衣服,提笔蘸墨,开始在他胸前作画。
    初瑾觉得又痒又凉,难受得不得了,但又反抗不了,手还被抓着呢。
    不多会儿,夙衡放下了笔,也放开了初瑾的手。随后将初瑾抱起来放到了书房内的镜子前。
    只见镜子里,初瑾的胸膛前,一株梅树立在上面,而上面盛开的红梅正是昨晚夙衡留下的无数吻痕。
    初瑾的耳朵也跟着红了起来,合上衣服准备立刻就去洗澡,却被被夙衡从后面抱住了。
    今晚我再往下留些,明天画一株更大的。夙衡笑道。
    初瑾伸手去捏他的鼻子,羞怒道:流氓!
    夙衡也不否认,再次抱起初瑾,这回是往卧室那边走去既然都被说是流氓了,不付诸行动,岂不是对不起初瑾给他的评价嘛!
    【番外完】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咱们新文见吧!
    恋耽美

章节目录

穿越之仙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祎庭沫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祎庭沫瞳并收藏穿越之仙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