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那晚沈约出差中途回来陪叶潮过年,在家留了两天,正月初三继续出差,到正月初十才回来。
    回来后公司也没闲着,正月十三这天干脆在那连续通了两天的宵,叶潮这几天打他电话就说是开会,消息也没空回一个,元宵前一天晚上终于是火山爆发了刹也刹不住,直接杀进人家办公室。
    沈约办公室里其实有几个高层在商讨年初计划,正谈得兴起,其中一位高层牛b还没吹上,就听到办公室门哐当一声巨响。
    没错,噪音的制造者叶大爷,一点面子不给直接把门踹了,“都几天了?!还不回家?!要老子亲自抱你回家吗?!”
    高层甲目瞪口呆地看了叶潮一眼,又看了沈约一眼。
    高层乙推了一下眼镜掩饰尴尬。
    高层丙惊恐无比,吓得结巴:“这这这这这原来是老板娘哈……”
    叶潮两根眉毛气得差点飞起来,“怎么说话?!”
    高层丙:对不起大爷!
    沈约工作被打断,倒也不生气,将眉宇间工作时特有的肃然收了起来,站起来走过去要搂他,“你怎么来了?”
    叶潮不吃他这一套,趁他搂过来之前早一步捉住人领带,直接就给往外拖,“我怎么来了?你心里没数吗?嗯?整天跟那几个大老爷们关办公室里,怎么,你身上缺点艳气?老子这就回去给你补补。”
    沈约看他说话咬牙切齿的怪有意思,温笑一声,回头给那几个高层使了个眼色,往前迈了一大步,顺势把人搂进了怀里,“这几天延长工作时间,是为了元宵节休假两天在家陪你。不过,你这么急着来拘我回家,想我?”
    叶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开他的领带,往一边一闪挣脱开他的怀抱,脚下飞快,“少自作多情了你!”
    公司总部搬迁后,距离锦绣山庄大概两公里不到。沈约的车一般停在公司停车场,除非特别赶时间,他是不会开车的。
    但是今儿两个人破天荒地选择了开车回家,原因是……
    “我饿了,给我做饭。”
    沈约替他系好安全带,“怎么不在医院吃完再回家?”
    “医院新来了个厨子,炒的东西那能吃吗?我在厨房撒把米,j都做的b他好吃。”
    沈约失笑,摸了摸他的脸,“我看你不是想我,是馋我做的饭了吧?”
    叶潮把头扭向窗外,“我说想你了?”
    回到家之后,沈约简单做了几个菜把大爷伺候舒服了,而叶潮念着他这几天辛苦,一个人在浴室里琢磨了半天,对着药浴说明捣鼓半个多小时,才押着人泡进去。
    “解乏的,别泡太久,不然身上起褶子。”叶潮把给人准备好的浴巾浴袍往台子上一丢,转身走了。
    等到沈约泡完回到卧室,叶潮两腿卷着被子坐在床上,骂骂咧咧地打着游戏,瞅他进来,不情不愿地展开腿,让他一半被子。
    沈约这几天确实没怎么休息好,公司虽然有休息室,但总归是b不过家里的。他在叶潮身边躺下,侧过身抱住他的腰,将额头贴在对方的手臂上,深深吐了一口气,整个人懒洋洋地放松下来。
    叶潮习惯性地把小腿跨到他的小腿上,双手激烈地操作着游戏,“明天中午包饺子吃吧,想吃蟹h肉馅的。”
    “好。”
    “明早你多睡会,我去买材料得了。”
    沈约搂得紧了些,嘴角扬起笑意,“谢谢哥哥,哥哥真好。”
    叶潮给肉麻得手脚失灵,当场送了个人头,倒是没生气,“行了,闭麦,睡吧。”
    一向喜欢一边打游戏一边开麦芬芳的叶潮,总是会在沈约先一步睡去时,关好局内聊天与喇叭麦克风,敲击屏幕的音量也会刻意降低,这个习惯是在他们在一起之后养成的。
    一局结束,他转过头看向沈约平静的睡脸,轻手轻脚地把手机放下,关了床头灯。
    ————————
    第二天叶潮是在颠簸和后庭胀痛中醒来的,睁眼就看到沈约分开他双腿把自己往里嵌的样子。
    叶潮瞬间就清醒了,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你干嘛?”
    沈约俯下身亲了他一下,“元宵快乐。”
    叶潮瞥了眼自己逐渐支棱起来的下头,孤零零地立在稀疏的t毛中,怪可怜的,“我不太快乐。”
    沈约笑了笑,抬手握住他的jt,慢慢动起来。
    叶潮扶着他的手臂,配合着把腿开到最大,渐渐的那地儿得劲起来了,还没喘上两声,这时候手机好死不死就响了。
    他拿起来一看,是自家母上大人打来的电话,赶紧拍了拍沈约的屁股,“我妈电话,你别动。”
    沈约停下腰,把人抱进怀里。
    “妈?”叶潮接起电话。
    “小潮,起床了吗?”电话里传来叶母温柔慈祥的声音。
    沈约在他耳廓亲亲舔舔,整的叶潮下腹一痒,语音都差点走调,“正打算起,怎么了妈?”
    “今天元宵节,你和小约回家来,我给你们包饺子吃昂。”她语气中笑意满满,“正好你爸说最近公司有个项目想和小约谈谈合作。”
    “行啊,等会我去市场买点材料,回家我们一起做饺子,妈你有什么其他需要我带的吗?等会我……呜……”
    男人猝不及防的深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好碾着他的兴奋点过去,让他控制着没嗷出声都已经算不错。
    “嗯?小潮?怎么了?”
    “没事妈,我……”
    又一记猛撞,“啪”一声闷响,即便是叶潮及时咬牙把低吟声咽进了肚,但那一声肉体相撞的声音还是传入了叶母的耳朵里。
    “那个,没什么事的话妈先挂了,小潮,你、你注意身体哈,家里还有点山参,要、要不妈……”
    叶潮直接掐断电话。
    沈约计谋得逞,把人两手向上扣住,低下头来咬他的嘴唇,“阿姨也喜欢蟹h肉馅吧?”
    “你等下、你别动……c,你……”
    从叶潮郁闷的神色之中,沈约隐约察觉出来,他刚才是想芬芳他两句的,但是此情此景热火朝天,怎么能允许两句脏话破坏了温馨美妙(?)的情侣氛围?
    当然,沈约这种让叶潮再电话里出丑的恶趣味得以实现后,兴奋且x奋,压着人在床上操了一个早上,中午十二点才抱着人进浴室,而后序就是叶潮在浴缸里问候沈约十八代祖宗三十二遍。
    下午到了叶家大宅,叶母热情待客,又是端茶又是削水果的,完全不把早上的事当回事。
    就当叶潮认为蒙混过关的时候,叶母趁着沈约擀饺子皮,把人拉到一边,悄悄问:“小潮,妈还以为你是……”
    这话题似乎有些难以说出口,叶母只能红着脸b了个大拇指,并且象征性地向上顶了顶。
    叶潮:“?”
    气得他当场离家出走……三分钟。
    还是让沈约扛回来的。
    从书房出来看到这一幕的叶桀:“?”
    叶潮:“*@#¥%?!”
    沈约和叶母保持微笑,一声不吭。
    晚饭过程中相对比较和谐,第一是因为沈约手艺好,做的饺子好吃,堵住了一家人的嘴。第二是因为叶桀坐在对面,叶潮实在是不敢造次。
    晚饭到了最后,窗外烟花轰响,叶桀就着漫天绚烂的烟火,平静地说出一句:“给你俩定了明天的机票,去荷兰登个记。”
    沈约愣了愣,勾唇应了声好。反倒是叶潮“啊”了一声,“登记?我俩就这样挺好的,不用跑来跑去的,而且沈约他最近也忙……”
    “好什么?”叶桀点了根烟,“不登记,过个十年八年的,你的心还在这吗?”
    叶潮一阵无语,“爸,我很专情的好吧。”
    叶桀挑了挑眉,“需要我罗列一下你的情人名单吗?”
    叶潮:“……”
    “而且,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叶桀吐了个烟圈,眼神中有些许玩笑的意思,“是纯粹的让你倒插门。”
    “……”
    还有天理吗?
    还有王法吗?
    一个沈约,到底什么时候用了什么手段把他爸妈收买成这样了?
    这回叶潮真的气得离家出走了,这会有进步,离家出走了俩小时,又让沈约扛回了他们自己的家,丢床上好一顿猛操,才让人老实下来。
    “说好了,老子绝对不倒插门的……”
    沈约轻笑道:“叔叔开玩笑的,你也当真。”
    “我心里不平衡,怎么好像你才是他亲儿子?”
    “以后也是亲儿子了。”
    “……那我是不是得去一趟澳洲,拜访一下叔叔阿姨?”
    “嗯,有空一起去。”
    “好啊。”
    “对了,哥哥。”沈约煞有其事地叫道,“除夕那晚的贞c带,可以再穿给我看吗。”
    “……滚边儿去。”
    ……
    ——————
    咕咕j:好用心(fu艳)的番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没想到好的点子所以写了日常向的番外,祝大家元宵节快乐鸭!Ρō①㈧щèń.Xγz(po18wen.xyz)
    --

章节目录

诱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咕咕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咕咕鸡并收藏诱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