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琼真一时晕厥过去,再醒转时只觉头目森然,通身疲软。正欲挣扎呼喊,却被人将脸儿一抬,口中满塞了布巾。
    她心下着慌,兼又记挂父亲安危,愈发扭动身来不愿就范。那人失了耐x,挥掌便抽在她面上,口中道:“你这小娘子好烈的x!再这般不老实,老子剥得你赤条精光!若乖乖不动,待船靠了岸,少不得送你去个销魂所在。”
    琼真听他说话,晓得此人正是方才出口喝骂那俩艄公的大汉,多半也是这舟中的匪盗头子,心知无可奈何,只得由他缚住手脚,提溜起来扔进个黑黢黢的舱房。
    这般蜷在地上捱了片刻,忽听得那舱门被人一把拉开,有一女子跌扑进来,抖着嗓子又哭又叫。只是还未喊得几声,那嘴儿便似被甚么东西堵了去,呜呜咽咽地句不成句,只留唇舌交缠,津液流转的黏腻声响。
    琼真身子一僵,暗道不好,心头咚咚跳了一阵,果然被双粗手缠上脚踝,将那绣鞋绫袜一一褪去,露出白生生一双玉珠,捧在掌心不住摩挲。
    她羞怒交集,喉头哽咽,厌恶地几欲呕出来。谁知那人反凑到跟前,笑道:“小娘子,你今日既落了难,便是插翅也难逃!我那大哥打得好盘算,不许兄弟们沾染你,要将这清白身子卖入门户,日后做个瞽妓,倒也真是奇货可居了……”
    “说这废话作甚!快些来搭把手,待你我好好演一回春宫,也叫这小娘子长长见识!”
    话音未落,便听得“刺啦”一道脆响,那女子尖叫出声,上下失守,顷刻已被剥得精光。
    此时夜色至深,舱外临着水泽寒意沁人,舱内却是情兴正浓。只见两个壮硕男儿裸着半身,把个娇滴滴的女子夹在中间,一人捧着香面游戏唇舌,一人自后拢住两团嫩乳,挑弄不停。
    这女子消受不住这般手段,心中悲切万分,哑着声儿连连讨饶。那两人哪里听她?反倒使力扯开一双腿儿,举着一点烛火,去看那新新鲜鲜避人的宝货。
    乍见之下,两个久不沾荤腥的糙汉便似雪狮子向火,身子先酥了半边。一人急不可耐,先勾着手指望她y门一摸,只觉毛发细软,花穴湿黏,那两瓣阴唇羞答答地半遮半掩,红艳艳如琼ba0一般,虽不似h花女子玉洁冰清,倒也又紧又乾,勾人得很。
    一时眼随心动,手口并用,慌乱间把住那半软半硬的物事,一鼓作气嵌了进去,大肆出入。另一人瞧得眼热,腹下尘柄昂然坚硬,急于寻个软嫩所在,索性挺腰凑t,紧推双股,要把这头粗根细的话儿塞入檀口。
    那女子先时不肯,摇头晃首挣扎不停,至后被人连顶花心,又酸又痒,情知无力回天,面上缓缓垂下两行清泪,到底软下身来含了那物,前后吞吐,直晃得两团奶儿有如玉杯将倾,红樱坠坠。
    这边厢三人大被同眠,y声乱发,好一场双龙戏凤,那里琼真听得满耳污秽,恨不得立时聋了去。
    正咬牙暗忍,却觉一人摸索过来,y笑道:“小娘子,且来与我对个嘴儿,哄得爷开怀,一会儿便给你松了手脚……”一面说,一面去了她口中布团,俯身欲吻。
    琼真心中大骇,抬首便“呸”一声啐到他面上,又乘愣神之际猛地撞将过去。那人骤不及防,一头栽倒在地,身下y货受了惊吓,竟就这般软倒下来,雄风不振。
    “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人自觉失了颜面,心中大怒,爬起身来便伸脚欲踢。
    恰是紧要关头,忽听得甲板上传来一阵打斗之声,一时船身摇晃,站立不稳。这俩人对望一眼,再顾不得其他,慌慌忙忙套上衣衫,闪身往外而去。
    听得如此情状,琼真暂稳下心神,越发使力挣那麻绳,只把两个腕子磨得伤痕累累。
    正丝丝呼痛,但听舱外有人呼喊她名字。她心中一喜,急忙应声,将那人引来一见,恰不是旁人,正是其父沈潋卿。
    却说沈潋卿同琼真一道,中了贼人迷香便昏睡过去,醒来后已是手脚被缚,不得动弹。再看一旁几个护卫随从,身上兵刃早被缴去,俱是与他一般无二。
    他心知此番怕是遇了匪,念及云岩寺辞别之时那慧因禅师所赠签诀,正是船行急滩之象,暗怪自身行事不谨,才遇此祸。一时又担忧女儿安危,急得满头热汗。
    好在男儿不b女子,终究有些气力,几个护卫习武之身,不消片刻便挣脱了去,一行人赤手空拳,方出得舱门,恰遇着几个强人手执刀剑,一见之下便向众人斫来。
    沈潋卿常年走商,倒也会些拳脚,只此时不去恋战,反转身入内,连连呼唤女儿,心急如焚。
    所幸天可怜见,此遭琼真虽鬓发凌乱,唇色苍白,面上却一派凛然,并无泪痕,潋卿一颗心总算落肚,也顾不得那瑟缩一旁正暗自饮泣的女子,只把女儿负在背上,疾步往外去了。
    只是他救女心切,不妨有人竟躲在暗处窥视,眼见二人已步出舱门,趁其不备便朝他面门挥来一刀。
    潋卿躲避不及,连连后退,胸前蹭过利刃,立时便破开一道血口。他忍着痛意抬眼去看,见面前立一大汉,正是方才酒栈中所遇之人。
    这大汉此刻浓眉倒竖,全无半点善意,大喝一声又接连劈来几刀,刀刀切中要害,把个好好的人儿伤成了挂血的葫芦,待到支撑不得,终是倒下身来。
    琼真两眼不明,只听得父亲闷哼几声,没了言语,又闻鼻尖血腥之气渐浓,知道不好,心尖痛得没了知觉,扑身过去便要拼命。
    千钧一发之际,却听那湖面上“嗖嗖”几声,s来几支点了火的流矢,虽则没个准头,胜在运道绝佳,又恰巧顺了风势,便直直射到那大汉头顶发髻之上,霎时便如g草遇明火,熊熊燃了起来。
    那大汉没有防备,一惊之下手脚乱挥,引得通身是火,没奈何间只得弃了刀刃,一头扎进湖中,不一时便没了挣扎,命归水府。
    而那些强人,眼见船上顷刻间燃起大火,亦是金命水命,走投无命般跳窜入湖,各自逃生去了。
    琼真心中恨极痛极,欲诉无门,只当父亲已然身死,虽觉周遭火势滚热,却已没了求生之志,全身之力甫一卸下,便是万事皆休,软倒在地。
    昏沉间,但觉一道松木香气扑面而来,一节如寒玉般温凉的手指凑到鼻下,探她气息。
    正不知此人是谁,却听适才那受辱的女子扑到跟前,哭喊道:“顾小官人!”
    诸位看官,你道这顾小官人是如何寻来的?
    原来他白日里得了戚月娘的口信,便赶往双香楼去。却不料楼中的鸨儿一见他面倒连声告饶,直说月娘子已先一步被那刘姓客商领去,如今显是早出了城门,望渡头走了。
    顾云昭思索之下便命怀安牵两匹快马,主仆二人扬鞭催促,行了一程,到得渡头之时已是乌金西垂,薄暮冥冥,湖面上漾起一层波纹,极目望去尚能见着一条大船正顺风向南,渐行渐远。
    怀安见这情状便劝道:“月娘子既已登船而去,留在此地也是无用,郎君不如早些回府罢。”
    顾云昭点头应下,此时方觉累了半日肚中饥饿,又见近旁一个酒栈灯火通明,虽破旧了些,倒有阵阵饭食香气飘散出来。
    他举步往里走去,随口吩咐伙计端上好酒好菜,与怀安二人寻张空桌便落了座。
    环顾四周,见往来男子,大都布衣短褐,身材壮挺,应是湖上的渔夫、艄公之类,平日里并不多见,不免多瞧了两眼。
    但听一人吹嘘道:“老子今日得了桩好买卖,少不得要请诸位兄弟喝上一杯!”
    有人便问道:“许三哥向来少见,今日怎的不去渡船?倒来与我等喝酒,莫怪嫂夫人知晓,夜间不许你上榻。”
    众人一听皆哈哈大笑起来,那名唤许三的面上捱不过,借着酒劲大声道:“还管那些作甚!我那条船被人买了去,得了这个数!”他将手掌翻了一翻,过后似是想到些事,又凑近了低声道:“只是那买船的汉子面色不善,身旁伴一伙强人,适才我见他领了几个客商登船,却不知要做些甚么……”
    顾云昭将这些话听了满耳,心中大惊,只怕戚月娘才离虎口,又入狼袕,当即把那许三叫过一旁细细盘问,少倾又交怀安雇一条小船,自己往马上取一个箭囊并火折子,姑且负在肩上。
    事急从权,这主仆二人顾不得填肚,当下便架船追赶。行至夜半时分,方见得前头大船悬在湖心,其上烛火明灭,打斗之势愈演愈烈。
    怀安骇了一跳,面上险些落下泪来,正颤着腿儿发抖,却见自家郎君自肩上取下几只羽箭,拿火折子一一点了,胡乱射了出去。
    这一桩拔刀相济之事,正和了俗语所言,乃是:吉人自有天相,歹人何愁枭首。
    ——
    今天是有肉有泪,有惊有喜的一章,顾小官人初生牛犊不怕虎,桃花运来了挡也挡不住!
    很有意思的是,码这章的时候我看到了各位小仙女的评论,尤其是牛皮糖922写的长长的一段话。
    我本来打算这章就让沈老爹领盒饭的,但是想想这一家子确实有点可怜了,而且好巧不巧我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看到了来自鳏夫的呼唤,于是……他起死回生了,后续还会给他安排一个如花美眷,这或许也是没有大纲没有存稿的唯一一点好处吧。
    希望大家看文愉快!гǒǔгǒǔωǔ.νǐρ(rourouwu.Vip)
    --

章节目录

不羡仙【古风艳情话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野狐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狐婵并收藏不羡仙【古风艳情话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