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弋和她约在了和风小镇附近的喷泉公园,京舟摇偶尔路过这里,记得这里常年聚着一些流浪艺人,这几年还时常举行盛大的音乐节。
    京舟摇到时并没有看见姜弋,她在公园门口等了一会儿后,决定自己先进去看看。
    这所公园很大,以喷泉为主题,又融入音乐元素,风格独特,算是沪川市一个着名的旅游景点,晌午的阳光有些烈,京舟摇不禁皱起眉。
    沿着石子路往里走,京舟摇一边给姜弋拨了一个电话,没人接,她不免有些生气,这个姜弋,约了她自己竟然迟到。
    耳畔突然传来热闹的加油呐喊声,京舟摇侧过身,就看见公园内的篮球场里一群高挑的少年正在比赛,周围围了挺多人,以进来游玩的女生为主。
    热闹非凡。
    她目光很轻易就找到了正在低头运球的某人,姜弋一身深蓝色oversize运动服,肤色白皙,笑容干净阳光,在一群打球的男生里很显眼。
    她不觉微愣,抬步慢慢朝篮球场靠近。
    其实也不算是篮球场,只不过是一个稍微开阔的场地,树立了一个篮球架,一群年龄不大的少年聚在一起比赛,类似于美国曼哈顿区的街头篮球。
    就在她思考间,姜弋起跳扣篮,场地内顿时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
    场面十分火热,向来习惯穿梭于安静平和的场所的京舟摇对这样的场面感到有些陌生,同时,也有一丝意外的惊喜与新鲜感。
    果然,姜弋总能带给她惊喜。
    大约五分钟后,比赛结束了,以姜弋为中锋的队伍获胜了,两队相互拥抱握手,周围旁观的游客也渐渐散去。
    京舟摇缓缓朝坐在树荫下擦汗的姜弋走过去。
    太阳愈烈,感觉有人走近,姜弋皱起眉不耐烦地抬起头。
    刚刚比赛结束后有些女生围上来争相问他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姜弋以为又是来要联系方式的,因而有些不悦。
    可在看到京舟摇后他表情一愣,连忙站起身,“你,你来了啊。”
    眉宇间全然不见适才的不耐烦与戾气,如拨开y霾的阳光,明媚又灿烂,似乎还有一丝无措。
    京舟摇走到他身边坐下,她刚刚收到他的消息还特意回家把身上穿着的裙子换成了便于行动的热k,远远看去脖子以下全是腿。
    姜弋把一旁没开的矿泉水拿过来,扭开盖子后递给她,“渴不渴?”
    京舟摇摇摇头,姜弋于是收回来,仰头灌了一口后,与她攀谈,“我没想到你真会来。”
    他脸上的神情有些怅然,虽然掩饰得很好,但京舟摇还是能够感觉到他心情的低落。明明,刚刚打球的时候还很开心的样子。
    所以,是因为她?
    京舟摇抿嘴浅笑,“我向来守信用,你这次英语考了一百三,很棒啊。”
    她本来只是随意的一句夸赞,却引来姜弋的侧目,他眸光微沉,藏着几分认真,“是为了你。如果没有你,我不会想要努力学好英语。何况,我能考得好,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这次试卷比较简单,不是吗?”
    他轻笑,低下眸,刚刚运动过后的脸庞还染着绯红,不过嗓音却沉了下来,“所以,你不来也不算违背承诺。”
    阳光下,头顶斑驳的树影在他的脸庞落下阴影,少年挺拓的剑眉斜飞入鬓,侧过脸盯着地面时显出几分漫不经心的深沉。
    有一刹那京舟摇觉得此时的他格外迷人。
    “我们的赌约是只要你上了一百二我就跟你出来玩,无论卷子难还是易。倒是你,既然约了我,就不要这么垂头丧气的,不然我可就走了。”
    她话音刚落,一直低头看着地面的小石子的姜弋忽然侧过脸,向她看过来,俊朗精致的眉眼近在咫尺,他没笑,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我可以把这理解为一种同情吗?”
    京舟摇蹙起眉,“什么同情?”
    姜弋笑了一声,随意地站起身,“你和谷余韶复合了,今天来见我应该就是抱着这是最后一次单独见面的心理吧?所以,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来呢?我不需要同情,我只要你喜欢我。”
    “你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已经有余韶了。”
    京舟摇跟着站起身,头顶的树叶漏出一缕阳光。
    “舟摇,我有时候觉得你真坏。”他回过头,下了一级石阶,半身暴露在阳光底下,朝她笑,“你明明爱着他,为什么在我追你的时候你又不拒绝?你知不知道,在心如死灰和死灰复燃中挣扎,真的很累。”
    恍然中,好似被他说中了。
    “可什么‘我和你在一起,不是为了拆散你们’这种话不是你自己说的吗?你现在这又算是什么呢?不满了?不甘心了?还是嫉妒了?”
    她气急了反而冷静下来,站在树荫下冷凝着他。
    可她的话一说完,姜弋就蓦然走到她的面前,一把拽住她的手腕。
    “那都是骗人的鬼话,我是为了讨你欢心才说的!去他/妈/的成全,去他/妈/的大度,我就是为了把你从他身边抢走!有一句话你说对了,我就是嫉妒,我嫉妒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和你在一起,嫉妒他可以让你瞬间抛弃我和他在一起!舟摇,我要你喜欢我,只喜欢我一个人。”
    他拥住京舟摇,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我又高砸了。这次我特意在这个时候约你来这,特意在看见你的时候扣篮,特意假装没有注意到你的到来,我就想挽回上次我们约会不欢而散的结局,可是,看见你我还是忍不住把心里的不甘心说出来。”他紧紧搂着京舟摇,哽咽道,“舟摇,你不要讨厌我,我刚刚说的都是气话。”
    京舟摇沉默了,那种无力感又来了,姜弋很真实,他的喜怒哀乐都很真实,他的手段也许并不干净,但他的目的却很纯粹。
    她知道她应该推开姜弋,然后告诉他自己已经决定要和谷余韶在一起了,不会再有他了,可是,他发颤的哭腔落进耳蜗,京舟摇还是心软了。
    “姜弋,我不讨厌你,你先放开我。”
    “你还说你不讨厌我?你连抱我一下都不肯呜呜……”
    刚夸他就翘尾巴了。
    幼稚又执拗,这明明是他的缺点。
    可京舟摇不讨厌。
    她的唇瓣覆上姜弋的脸颊,柔柔的,像云朵。
    一个安抚意味的吻。
    犹如关掉了开关,姜弋的哭声戛然而止。
    京舟摇趁着他松下力气把他推开,他刚刚抱得那么紧,京舟摇都以为自己快要窒息了,她低头喘着气,抬头却见姜弋抿着微红的嘴一言不发地看着她,脸上的绯红更加红了。
    难道太阳变烈了?
    姜弋红着眼睛摸了摸被她亲吻过的脸颊,良久,启唇弱弱道:
    “你怎么能亲我呢?你亲了我,我还怎么放弃你?”
    可实际上已经被顺毛了。
    弯起眸又想上来抱她。
    京舟摇如临大敌,连忙躲避。
    “呀,姜哥,你干嘛呢?”
    一道诧异的男音不合时宜地响起,姜弋和京舟摇同时回头,看见了几个穿着球服大汗淋漓地站在他们身后的男生。
    是刚才和姜弋比赛的另一队的队员,他们还记得刚刚姜弋在球场上大杀四方的狠劲,回来拿篮球的时候远远看见一个疑似姜弋的人正腆着脸跟一个女孩求抱抱,还以为是他们认错了。
    “啧啧,真没想到啊,你原来是这样的姜弋。”另一个抱着篮球的男生咧嘴一笑,漫不经心地打趣道。
    姜弋拧起眉,拉过京舟摇的手,站在石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嘴边不要脸地回道:“你们管得着吗?手下败将赶紧回家再练几年吧。”
    “你!”
    一开始出声的男生被他这话气到,刚想冲上去跟他理论就被其他几个男生拦住,用眼神示意他不要惹事。
    “你等着瞧!”
    丢下一句狠话,几个男生黑着脸离开了。
    “他们是?”京舟摇抽出被姜弋抓住的手,疑惑道。
    “隔壁t校的学生。”姜弋冷哼一声,“几个菜鸟。”
    说话间又悄悄把她的手攥进掌心。
    “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他陪笑,软声恳求。
    “不是说出来玩吗?”
    “我哥想见你。”
    “你哥?”
    京舟摇惊愕出声。
    她从没听说过姜弋还有一个哥哥。
    姜弋笑眯眯地点点头。
    为她没有质问他这么做的居心而窃喜。
    第二次来到姜弋家里,依然是没有人气的样子,稍微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就是窗外挂着的各式各样的运动服了。
    “我去换下衣服,你在这坐一会。”
    到了客厅,姜弋将门钥匙直接撂在了桌子上,转身去了房间里。
    京舟摇默了默,目光被沙发上随意放着的一张报名表给吸引,她拾起一看,竟然是学校英语脱口秀比赛的报名表。
    难道,姜弋想参加?
    心中一动,她径直去了姜弋的房间,刚伸手准备敲门,门却慢悠悠地被推开了。站在门外的京舟摇看着自动打开的门,有点懵。
    房间里刚脱下上衣的姜弋也愣住了,白皙健壮的肉体直咧咧地闯进京舟摇的眼帘,她沉默了。
    “啊!”
    惊呼的不是京舟摇。
    是姜弋。
    他猛地抱住自己光溜溜的上身,一个闪身躲进了后面的窗帘里,良久,探出一张涨红了的脸看向门口的京舟摇。
    “你你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呢?”
    京舟摇抿嘴,指了指门,“我想敲来着,它自己开了。”
    姜弋这才想起自己一个人在家习惯了,所以刚刚进房间换衣服的时候只是顺手拉拢门,并没有关紧,他脸颊通红,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这时京舟摇的身后出现一道高大健壮的身影。
    京舟摇似有所觉,回过头。
    对上一双微眯的丹凤眼,迎面看见她转过来的脸,眉心一动,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出声道:“你是?”
    京舟摇连忙退后一步,与他保持正常的社交距离,眼前的男子身材高大健壮,穿着黑色t恤,手臂上的肌肉偾张,线条明显。
    目测一米九以上,剑眉星目,薄唇挺鼻,居高临下地俯视她,表情有些冷淡,京舟摇心中泛起怪异,这张脸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哥。”
    这时,飞快地在窗帘后面穿好衣服的姜弋走过来,将京舟摇护在自己的身后,抬头直面眼前的男子,“她就是舟摇。”
    面色冷淡的男子闻言,恍然大悟地“噢”了一声,狭长的丹凤眼微微弯起,竟然朝京舟摇牵出一抹温和的笑,“你好,我是姜弋的哥哥,我叫姜泓。”
    京舟摇看着他脸色瞬息万变的表情,抿了抿嘴角,“你好。”
    姜泓似乎刚起床,打过招呼后就转身去了洗手间洗漱,刚走没几步,京舟摇就听见“咚”地一声,以及姜泓吃痛的抽气声。
    她不由得一愣,看向姜弋,“你哥没事吧?”
    姜弋撇撇嘴,有些嫌弃,“他一定是又撞门框上了,别管他。”
    京舟摇:“……”
    这是正常人类能够做到的事情吗?
    姜泓走后,房间又安静下来,似乎是想起了刚才的尴尬,姜弋摸了摸后脑勺,有些害羞。
    “抱歉,我刚刚忘记关门了。你别介意。”
    京舟摇摇头,目光却缓缓从他的脸一直往下移到了腹部,姜弋被她的打量弄得一阵不自在,咳了一声,有些难为情地问道:
    “怎,怎么了?”
    京舟摇弯起眼睛。
    “我刚刚好像看见了腹肌,”她一顿,小声请求,“我可以摸一下吗?”
    表情十分诚恳。
    完全看不出任何狎昵。
    姜弋愣了愣,良久,脸红地点了点头。
    他刚刚没来得及换衣服,在窗帘里又把那件oversize的运动服给套上了,因为她的话,低下头慢慢提起衣角,手有些抖。
    京舟摇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腹间一点点露出来的腹肌,一,二,三……刚好六块,线条流畅优美,因为他紧张的情绪而有些紧绷。
    呼吸间,微微起伏。
    有点勾人。
    京舟摇好奇地伸出了手,食指指尖在上面轻轻戳了一下。
    热热的。
    姜弋顿时一颤,脸红心跳地看着她。
    她乌黑的长发随意地垂落,有一缕碎发落在肩上,低垂下脸时可以看见线条柔和的下颌,明亮的杏眼微弯,睫翼浓密又卷翘。
    眨了眨,朝他看来。
    “真漂亮。”
    她毫不吝啬对他的赞美。
    姜弋有些高兴,但又有些不好意思,抿着嘴傻乐半天。гǒǔгǒǔωǔ.νǐρ(rourouwu.Vip)
    --

章节目录

起造一座墙(1v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江至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至疏并收藏起造一座墙(1v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