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招标,省内省外各大企业都过来了,有的具有竞争力,有的来碰运气,还有一些则是来走过场高社交的。
    不过这种好几十个亿的项目,通常都是好几个企业一同中标。
    江溪和她的团队坐在中间位置,董力一行人则坐在最前面,隔得那么远,江溪能看到那个黑黑的后脑勺。
    以前和董力上床,事后江溪很疼他,总是不自觉地去摸他的后脑勺,他头发短短的,刺手,手心痒痒的,江溪很爱那种触感,曾经,她以为那就是爱。
    现在想想,不过大梦一场罢了。
    两个小时之后,江溪和团队离开。
    司机去开车,她和下属以及助理在会展中心大门外等。
    此时,一辆低调的黑色奔驰驶过来停在她面前,车门开了,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下来一个长相英俊的年轻男人。
    他毕恭毕敬地,跟江溪微微弯了下腰:“江小姐,请您上车。”
    江溪笑起来,“向助理好久不见。”
    向姚推了推眼镜,也对江溪礼貌微笑:“是的,江小姐,的确很多年没见了。”
    江溪转身对下属说,“你们工作做完的就下班,没做完的就跟司机回公司。”
    交代完,她上了向姚的车。
    车速匀稳,江溪从车窗看整座城市的风景。
    五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座城很多地方都已经修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可江溪还是以前那个江溪。
    还是那个在面对董力的强势时手无缚鸡之力的江溪。
    董力离婚了。
    上个星期江溪去参加一场宴会,人多嘴杂,有人不经意说起前段时间董力老丈人被带走调查,而董力也在那之后跟他老婆离了婚。
    江溪不太懂得官场上的事,但她深知男人现实,市长垮台了,市长千金被人遗弃,剧情走向就应该这样才对。
    所以董力吃了几年山珍海味,又想换口味了。
    ……
    向姚把江溪送到酒店房间门口,递给她一张房卡,说董先生在里面等你。
    直到向姚离开,江溪才刷卡进门。
    豪华套房内,光线充足,阳光折射在玻璃窗上,还有五颜六色的效果。
    高大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抽着烟,给江溪一道冷漠的背影。
    江溪走近了,他才缓缓转过身来。
    江溪在理他两米的地方停下脚步,微笑着看他,“董总,又见面了。”
    董力摁熄了烟头,双手插在k兜里,一步步朝她靠近。
    离得近了,他居高临下看她,不动声色盯着江溪的表情,让江溪有些心慌。
    “我对那项目没兴趣,纯粹因为你要去,我才去。”
    他没有那么多废话,开门见山说了自己想说的。
    江溪听了挑起眉梢,“这样啊……”
    看她表情,也不知道她信不信,男人又说:“你身边人太多了,只好让向姚把你带过来。”
    “董总找我,有事吗?”
    “江溪。”
    董力喊了一声她的名字,江溪以为他要说点什么,他自己也以为自己能好好说,可是这么多年没叫过这个名字,突然喊一下,他一时不习惯,竟忘了说后面的话。
    他自己都愣了一下。
    然后江溪听他语气很温柔地说道:“江溪,很多话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不管怎么样,你只要答应我和我在一起,就行了。”
    江溪眼中没有任何波澜,好像无论他说什么她都能接受,等他说完这句话,她也只是点头。她说,“好啊。”
    董力想抱她,想像从前那样紧紧抱住她。
    但是江溪如此淡漠的一句“好啊”,让他的心冷得彻底。
    江溪应该问他,那个时候为什么要离开她。
    应该问他为什么那么混蛋,给了她的钱然后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应该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都还不放过她……
    可她什么都没问,就只有一句没有温度的,好啊。
    那天在酒店,董力和江溪什么都没有做。
    他们就那么在沙发上坐了很久,直到暮色降临,董力说送她回家。
    江溪问他,这次董总又打算给我多少钱?您那么大方,总是要b以前更多的。
    董力开着车,睫毛挡去眼中酸涩,他说,你想要多少,你说,我给。
    江溪狮子大开口,双手伸到他跟前,“一千万吧,一千万我把自己卖给你,你想什么时候g我就什么时候g我。”
    董力的心都要碎了。
    是他亲手毁掉江溪那摇摇欲坠刚建立起来对他的信任,毁掉了江溪以为快要开始的新生活,毁掉了江溪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认识江溪的时候,江溪对待感情已经很淡薄了,如今的江溪不再是淡薄,而是麻木。
    很快江溪就收到董力那边办理的一千万转账,看见那一串数字,江溪没有丝毫兴奋,手机扔在一边继续看报表。
    她已经三十三岁了,这个年纪的女人竟然还能成为富豪的金丝雀,她不得不佩服自己。
    就跟沈策看见江溪上陈晟那辆跑车一样,陈晟看见江溪上了一辆限量劳斯莱斯。
    陈晟踩油门跟上那辆车,一路追随,最后被挡在一处高端私人住宅外面。
    江溪一直都有很多人追,陈晟是知道的,但是真的眼睁睁看见她跟别的男人走,陈晟心里非常难受。
    他坐不住了,他开始打江溪的电话。
    此时江溪刚从董力车上下来,进电梯前,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陈晟,就给他挂了。
    董力手里夹着烟,他回头看江溪:“怎么不接?”
    江溪回答:“哦,有男人想泡我。”
    董力沉默。
    江溪又说:“不过他没你有钱,不能动不动给我一千万。”
    “……”
    董力心口抽着疼。
    从电梯出来,一整层都是董力的房子。
    江溪这些年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很多大老板不买别墅,偏生要买市内的平层,整层整层的买,买到手自己改造,已经见怪不怪了。
    江溪想着,以后她就要被养在这里了。яΘǔяΘǔωǔ.νιρ(rourouwu.Vip)
    --

章节目录

致命性药(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时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慕并收藏致命性药(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