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能这么做!”太后失声喊道。
    “朕可以。”乾隆冷漠说道。
    床上躺着的令贵妃已经彻底愣住,到底是什么情况?太后竟然不是万岁爷的母亲?反而是杀害万岁爷生母的人,那她是太后这边的人,岂不是也不会什么好下场?
    想到这里,令贵妃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忍着剧痛对乾隆说道:“万岁爷,臣妾若是知道太后娘娘竟然是这样的人,绝不会和她往来。”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乾隆看看令贵妃,冷笑一声,“你的小产怕是你们想出来的毒计吧?太后心狠,你心也好不到哪里去,连自己孩子都能不,样的女人,朕看着都心寒。”
    “不是这样的,万岁爷。”令贵妃慌,她想解释,可乾隆压根不听。
    “李玉,进来。”乾隆喝道。
    李玉忙推门走入殿内,在瞧见地上躺着的太后和令贵妃时,他的眼皮跳下,紧接着他意识到有大事发生。
    乾隆二十四年十月三十日,天紫禁城到底发生什么事,在后世估计都是一个谜。
    但对于紫禁城的宫人们来说,他们虽不知道发生什么,可却都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小动物一样,敏锐地意识到了件事的危险。
    所人对令贵妃和太后的病倒只字不提。
    就连愉嫔和嘉嫔也都不敢过问。
    乾隆二十五年六月初六,当着文物大臣的面儿,乾隆将七阿哥任命为太子,对于个结果,大臣们可说是毫不意外。
    七阿哥永瑞可谓是双喜临门,不但成太子,还即将娶福晋。
    他的福晋不是旁人,正是郭络罗格格。
    消息传到长春宫时,阖宫的宫女太监莫不欢呼喜悦,宁妃更是笑着对顾倩倩说道:“恭喜皇后娘娘,贺喜皇后娘娘。娘娘想必很快就三喜,那郭络罗格格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想来很快就能给你生个孙子。”
    顾倩倩笑下,嗔道:“你张嘴,现在倒是越发会说话。”
    “那不是和娘娘相处久也长进嘛?”宁妃笑眯眯说道。
    顾倩倩抿了抿唇,她的眼神望向窗户外。
    傍晚时分。
    慈宁宫安静得如同一个废墟,从那件事之后,慈宁宫里就只留下两个老嬷嬷照顾,平日里甚少人到这边过来。
    顾倩倩到来时,两个嬷嬷正在茶房里喝茶,瞧见她来,慌忙出来迎接,“老奴给皇后娘娘请安。”
    “不必多礼,都起身吧,本宫是来看看太后娘娘的。”顾倩倩笑着说道。
    “是,是。”两个嬷嬷忙让到一旁去,心里头感叹不已皇后娘娘就是孝顺,听说太后娘娘得急病,是会传人的,旁人都不敢过来看望,也就是皇后娘娘还隔三差五来看望太后娘娘。
    沉重的掉漆的大门缓缓被推开。
    床上躺着的老人听见声音猛地睁开眼睛,她知道来人不会是旁人,只有那个贱女人皇后。
    “太后娘娘,好几日没见,您怎么越发憔悴了。”顾倩倩慢悠悠走到太后身旁,她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保养得极好的双手交叠在膝盖上,“您可要好好保重身体,不然的话,怎么能看到永瑞成为皇帝呢?您还不知道吧,今儿个万岁爷将永瑞定为太子。”
    “唔唔唔!”太后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想要咒骂,却只能说出含义不明的字词,乾隆是真狠,直接给她灌哑药,就算想说话也说不出来。
    “您这么高兴啊。”顾倩倩像是没看见太后眼里的恨意一样,笑眯眯道:“那臣妾就没白跑一趟,您啊,好好养着,将来好日子长着呢。”
    太后气得几乎要吐血,她恨不得挠花了顾倩倩的脸,可是她浑身无力,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更遑论要报复顾倩倩。
    “所以说啊,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当年您百般磋磨折辱本宫,那时候您想得到有今天吗?”顾倩倩伸出手,替太后掖掖被子,“如今才过半年而已,咱们啊,慢慢来。”
    “恭送皇后娘娘。”老嬷嬷送走了顾倩倩,对着顾倩倩赏赐的几十两银子欢喜不已。
    没人在乎殿里面那躺在床上的太后此时心中的仇恨。
    或许说,她罪应得。
    迎着天空上的晚霞,顾倩倩回长春宫,在长春宫门口下辇子,她抬头看向天空,她还记得当初她在长春宫苏醒的那一天,天也是一样的蓝,晚霞也是一样的好,但那时的她孤立无依,四面楚歌,想必谁都想不到那时候的娴妃竟然会样的一天吧。
    就是命运,让人捉摸不透却又充满变化的命运。
    顾倩倩对着晚霞笑下,她这半生过得不错,希望那死得冤枉的姑娘若是在她的身体里复活也能过得不错。
    --

章节目录

[清穿]黑莲花的宫斗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沐沐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沐猫并收藏[清穿]黑莲花的宫斗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