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拉把男人带了回去。
    带回到自己小小的屋子里,虽然她是十分不情愿的,但男人的气势和刀摆在那里,让她不得不短暂的屈服一下,算了就当积德行善吧,芙拉这样想。
    索隆靠着墙滑倒在地上,芙拉新换的浅色床单他一身是血不好意思躺在上面,于是他靠墙喘着粗气,从衣衫下摆撕出一缕布条来绑住他出血的胳膊,这样粗暴包扎伤口的方式芙拉第一次见,胆战心惊的不行
    犹豫着给他找来了酒精消毒棉片递给他,男人一愣,接着抬头看她。
    芙拉对上他的视线,这才好好看清楚了男人的脸,之前被挟持着裹挟上来的时候,只感受到他宽阔的躯体和受伤了依旧有力的胳膊,这下看清了男人的脸,意外的年轻,少见的绿色头发,坚毅的眉眼,鼻梁和嘴唇都像是美工刀雕刻一般,立体又不缺乏美感,毫无疑问是个帅气的男人。
    索隆看她的穿着和整个屋子的陈设推断出来的结果就是眼前的女人果然是他猜的没错,是这条街上的站街女。他挑眉,心想自己意外的捏到个软柿子,被人胁迫还心软给他包扎伤口的物品,是好心善良呢还是愚蠢单纯呢?
    “有医生吗?里面有子弹这只手不大方便取。”
    索隆看着女人的眼睛说,以前受再大再重的伤他也扛过去了,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有想让她照顾自己的冲动,或许是想试探一下女人是不是打算将自己的行踪告诉外面那些无头苍蝇似的追着他的人。
    “我倒是认识一个,医术很好的医生,虽然他收费很贵就是了。”芙拉在心里将医生对上号,特拉法尔?罗。
    “我没钱,不过可以雇佣我杀人。”
    绿色头发的男人理所应当的这样说道。
    “……”芙拉无语哽咽。
    半晌,她将自己收拾妥当,在门口驻足对男人说,“我去请医生了,可能要一会,你没问题吧?”得到他点头的答复之后芙拉拎起自己的手包出了门。
    特拉法尔加医生的住所在这条街上离她不远的地方。
    她在门口踌躇犹豫着,是否应该敲响房门,自己有必要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来找医生吗?况且他之前还强迫过自己,就让他受伤流血死在那里好了。芙拉心里甚至冒出这样恶毒的想法,但是天不遂人愿,祸害一般都不会这么轻易就挂的,波鲁萨利诺是,这个男人也是。所以芙拉一边给自己做着心里建设,一边还是敲响了房门。
    门很快就开了,带着浓重黑眼圈的黑发男人一开门就倒在芙拉身上,把芙拉整个压的趔趄了好几步才站稳,芙拉反手把门关上,还没来得及说明来意就被男人放在嘴边的食指给打断了。
    “嘘——”
    “先陪我睡一会。”
    特拉法尔加?罗是个敬业的好医生,虽然常常因为一身纹身被患者当成黑社会,但这并不妨碍他医术的出名。
    “又连夜做手术了吗…真辛苦呢…”
    芙拉声音轻轻的,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一般。罗拥着芙拉躺在他家那张刚刚好容纳两个人的沙发床上,脸埋在她的颈窝里,呼吸变得平稳缓和起来,他入睡的极快,芙拉又不好意思打扰他,但是没办法,她家里还有个流血的伤者呢!
    “可以去一趟我家吗?”
    芙拉用手指戳了戳男人的腰。
    “有人这里中枪了。”她拉起医生的胳膊在上面画圈示意中弹的位置。
    “芙拉当家的姘头么?”医生声音模糊不清的从耳后传来,一阵酥痒,像是有小虫子爬过耳廓一样。
    “……不是。”
    芙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说是客人吗?可他们之间并没有金钱交易之类的,相反这次叫医生的钱可能还是她自己掏,这算什么,自己做好人吗?芙拉在心里唾弃自己,已经在泥坑里面了还要假装自己很干净很善良吗?她觉得恶心。
    她低头不语的时候,医生已经起身收拾好东西了,又靠近她,这个距离他可以闻到芙拉洗发水是什么味道的。
    “芙拉当家的,我希望你发呆最好是在想这次的报酬。”
    说完他走过去打开了门,示意芙拉跟上。
    很快就到了她的小屋,一路上芙拉丢弃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想着反正自己人都带回来了,还能怎么办,看着办呗!
    她打开门,屋里的绿头发男人站在门后,见是她便警惕的把出鞘的刀放回去,又看见她身后的男人,他皱了皱眉,靠着沙发上坐了下来。跟在芙拉身后的医生,看见男人的动作,推了推眼镜,意味不明的笑意出现在他的嘴角。
    特拉法尔加医生的技术自然是不用说,十分钟他就完全处理了绿头发男人的伤口,因为需要开刀取子弹出来然后再缝合伤口  他还十分贴心的给绿发男人打了一针麻醉剂。所以这个时候绿发男人在超强麻醉剂的药效下昏睡了过去。
    “被胁迫的吗?”
    医生处理好之后坐在沙发上抬头问芙拉。
    “特拉法尔加医生…我…”芙拉组织着语言打算将整个发生的事情全盘托出。
    “叫我罗,芙拉当家的。”
    “嗯啊好…”芙拉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当然省略了自己被强迫这件事,只说是被他威胁着带到了自己家里。
    “这样的吗?芙拉当家的,以那位的样子可不像是会给这次的出诊费用的啊!”
    “报酬由芙拉当家的出吧?”
    罗挑眉,那抹从他进门起就意味不明的笑意逐渐加深,整个人变得捉摸不透。芙拉硬着头皮掏出钱包,还好,这个月她遇到客人蛮大方的,除开她必须缴纳的费用之外还剩一些,那个人不会让她手里面有足够多的钱的  ,她会策划怎样逃跑的。
    “这些可不够哦~你应该知道我的费用吧?芙拉当家的。”罗看着芙拉将所有的钞票都拿了出来,摇摇头拒绝掉这些在他看来都是散钞的零钱。
    “两个晚上吧?怎么样?”
    “怎么看都是你赚了哦芙拉当家的。”
    罗提议道,他自信的扬起下巴看她。
    “那就从现在开始吧!”
    浴室里。
    芙拉开了热水,将浴缸里的水放满,又十分自然的将衣服脱了个干净,做完这一切,她看向一开始就靠着洗手台的罗。罗不说话,芙拉懂了,过来帮他把衣服脱掉,脱到裤子皮带  的时候,罗按住了她的手,说,“用嘴。”芙拉用牙咬开了男人的皮带,又扯掉了内裤,罗勃起的性器啪的一下子打在她脸上,粗长的吓人,好在她吃粗长的习惯了,罗又是医生,应该不会让她撕裂出血什么的吧,最多也把她干晕倒而已。
    终于两人都一丝不挂,芙拉躺进浴缸里,任由热水包裹着全身,她舒服的眯了眯眼,像只猫一样。罗看着她,也进入了浴缸,这下本就狭窄的浴缸容纳两人,只能让他们贴的更紧,连翻身都难以动作。
    “坐到我上面来。”
    罗掐着芙拉的细腰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放在自己身上,勃起的性器摩擦过她嫩滑的穴口和四周敏感的花唇。芙拉哼唧两声便由着他掐着自己的腰来回磨蹭挺送,在他的大腿上和勃起时坚硬的肉棒上。
    芙拉被磨蹭的很舒服,借着热水和她分泌的湿滑液体,罗很轻易就将肉棒插进去了,还带进去一股热水。芙拉还没察觉,如此反复几下之后,等芙拉反应过来的时候,小腹里被灌满了热水。罗还在缓缓抽插,芙拉捂着小腹想要站起来将热水排掉,却被男人牢牢扣住腰半分动弹不得。
    “不榨出精液就不可以起来哦!”
    罗坏笑着拧她凸起的乳头。
    首发:rourouwu2.(ωo𝕆1⒏ νip)
    --

章节目录

【海贼王】坠落蝴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岛风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岛风酱并收藏【海贼王】坠落蝴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