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喜欢何知晓》番外之吃醋就喝感冒药
    逸夫高中后街开了一家麻将馆,李余约了伙伴们来打牌,他和周寒站在门口马路边上等,正对面是开了很多年的快乐部落休闲屋,何知晓和一个穿着逸夫校服的学弟站在门口说话。
    周寒和李余看着。
    李余:“什么情况?”
    周寒:“老刘的学生,来问小晓艺考的事。”
    李余:“呵!何知晓都能指导人考大学了?”
    周寒:“嗯。”
    李余:“这叫什么来着?我媳妇最近老说的一个词,荒诞!对,这就是荒诞主义吧!何知晓指导考试,这个世界完蛋了。”
    周寒:“闭嘴!”
    李余看了看他,看了看学弟,笑了,“哈哈哈哈哈哈不是吧周寒,原来如此,我说呢怎么会有人问她学习,这个学弟了不起啊…”
    周寒本来就一股无名火无处发泄,他看一眼这个爱取笑自己女朋友的蠢货,觉得拿他出气合情合理。
    这就上手了,两个人闹着玩似的打起来,何知晓过来了。
    “干嘛呢你们俩?”
    周寒放开李余,他一把搂过何知晓,同时还示威似的看了一眼对面张望的学弟。
    打麻将何知晓喜欢的,但李余不让她上场,原因是今天他媳妇没来,这里就何知晓一个女生,阴盛阳衰影响手气。
    “迷信罐子!”何知晓说他。
    李余:“一边玩儿去。”
    何知晓坐在周寒旁边给他出主意。
    五分钟后……
    周寒:“你是广播吗?不要报我的牌了!”
    “好嘛……”
    何知晓玩手机,学弟找她。
    学弟:【知晓学姐,可以问你要一下周寒学长的微信吗?】
    何知晓看了一眼周寒,回:【干嘛?】
    学弟:【想跟他请教一下学习方法。】
    何知晓心想这家伙还挺上进,他那成绩都要学艺术了,还想奔着Q大去吗?好励志的学弟!
    何知晓推了推周寒,小声问:“有没有兴趣再指导一个我考大学?”
    周寒没多想,“没有,你看我现在管你学习吗?你英语没及格我催你复习了吗?完全没有,你这样的我这辈子教一个就够了,教师这个职业我都不考虑了。”
    何知晓:“一个简单的‘不愿意’就足够了。”
    周寒:“呵,你跟谁聊天呢?”
    何知晓:“学弟。”
    周寒:“四万!”
    李余:“谢谢,走了!大对带归谢谢点炮。”
    何知晓:“啧啧啧……点炮王!”
    周寒:“何知晓…”
    何知晓回复学弟:【周老师补习班已停止招生,他现在退出学霸届了……】
    学弟正在输入了半天,回:【知晓学姐,你也不要太影响周寒学长读书了吧……】
    何知晓:【???】
    学弟:【他可是我们逸夫的状元代表哎,对了,学长现在是在学计算机吗?他毕业准备自己创业吗?还是现在就有计划了?】
    何知晓:【???】
    ……
    周寒又输了一把,何知晓和学弟的对话已经进展到“我以为周寒学长会喜欢成绩好又漂亮的女生呢”和“我很丑吗你是在说我丑吗?”
    “奶奶的!气死我了!”
    周寒:“不玩了,走了。”
    他拉着何知晓就要走,李余骂骂咧咧骂骂咧咧开始打电话叫人补上叁缺一。
    “怎么不玩了?你不玩我玩啊!”何知晓说。
    周寒不理她,打了个电话回家,爷爷奶奶不在家,他在路边招手叫出租。
    “去哪啊?”
    “回家。”
    “回家干嘛呀!”
    周寒不说话。
    何知晓继续追问学弟什么意思!
    到家,进门,周寒夺过她的手机扔沙发上,然后扛起何知晓就进了卧室。
    何知晓惊了:“你干嘛!”
    “收拾你!”
    “我怎么了要被收拾?”
    “你说你怎么了!”
    何知晓怒:“你是不是嫌我丑?”
    周寒脱她衣服的手停了下来,“你这个转移话题的能力越来越娴熟啊。”
    “你就是嫌我丑……学弟都说了,我不漂亮……”
    又提到学弟!周寒的逻辑里,何知晓是不能用美不美来衡量的,她的好跟外貌无关,绝世美女摆面前他也只要何知晓,那个学弟说何知晓不好看,摆明了就是青春期小屁孩口是心非逗喜欢的女孩子,眼前这个家伙居然还这么在意?了不得,何知晓真欠揍!
    “他说你丑?”周寒问。
    “嗯!”
    周寒把她拉起来,外套脱下来扔掉,毛衣脱下来扔掉,打底衫脱下来……
    “干嘛呀……这是在你家!”
    周寒拿开她的手,脱她牛仔裤。
    “很在意他的评价?”周寒问。
    能不在意吗?被认识的人说配不上男朋友谁不生气?
    裤子脱了,袜子也脱了,周寒把自己一顿扒光,按着她的屁股就要打。
    何知晓多机灵,拉住他的手扭头可怜兮兮问他:“你觉得我丑吗?跟我在一起丢脸吗?”
    “不是。”
    “我不信,你看你都要打我了……你就是嫌弃我…”
    周寒看着她光滑的背和翘翘的屁股下面都硬了,“不打了…你听话。”
    何知晓起身抱着他接吻。
    周寒高兴了点,一边吃她的嘴巴一边到处摸摸,“宝贝,好想你,好久没做了。”
    何知晓害羞,是好久了,放假前姨妈一周,回来更没机会,“你……有那个吗?”
    “嗯……”周寒的嘴唇下移含住她的胸胸。
    何知晓自动自发的去摸他…
    周寒很舒服,“小晓宝贝越来越棒了……”
    “小宝贝嘻嘻嘻…这样舒服吗?”她握住他的蛋蛋轻轻揉捏…手感不错哦!
    “嗯……小宝贝”周寒受不了下床去书包里拿套戴,一转头,何知晓撅着屁股对着他,“小哥哥想打屁屁吗?”
    啊!周寒扑过去就要收拾她,何知晓爬着逃,被捉回来,周寒跟她滚成一团又亲又摸,何知晓已经湿漉漉滑唧唧了……
    周寒试探着往里钻,何知晓半个月没做有点点疼,周寒尽量温柔的安抚她……
    “好了吗宝宝?我能动吗?”
    “嗯嗯……”
    哼哼唧唧啪啪啪……周寒一边在她身体里冲撞一边想,他只怕永远舍不得收拾何知晓了,怎么那么可爱会撒娇,他可太喜欢了!
    “不理他了好不好宝宝?”
    “嗯嗯……快一点……不理谁呢?”
    “学弟……”
    他说完很心虚,吻住何知晓不让她嘲笑,舌吻,掠夺,何知晓都被亲晕了……可还是记得。
    “没有……呜呜他说我不好看……还说你和大美女般配…”
    周寒用力让她舒服,“你好看,你最好看,我只喜欢你宝宝。”
    “嘻嘻……亲亲。”
    周寒拉着她坐起来,女上,何知晓自己在他身上起伏,胸前的大白兔晃晃悠悠,周寒左右轮换吸吮,配合她的节奏释放……
    做完一次,两人抱着说话,还是冷,周寒把她包在被子里裹着。
    “你笑什么呀?”
    周寒靠近她耳朵,“小晓,你在我床上……”
    何知晓脸色爆红:“流氓!”
    突然!门口传来声响!
    不好,爷爷奶奶回来了!
    周寒一个跃起把知晓的衣服全拿给她,然后自己随便套了衣服,他叫知晓装睡,关上门出去。
    两分钟后,卧室门开了……
    周寒奶奶:“是发烧了吗?”
    周寒:“没有吧,就是有点头晕。”
    一只温暖的手摸上何知晓额头,奶奶说:“有点热,你看这脸蛋红的,我去找找体温计,哎呀你这孩子,感冒了还开窗户!”
    五分钟后,知晓被叫醒,她睁开眼睛,周寒奶奶端着一杯黑黢黢的药……
    “来,把药喝了。”
    何知晓:“奶奶我好了……”
    奶奶坚持,周寒解围,说她没吃饭让奶奶帮忙煮个面,奶奶出去,周寒把药喝了。
    晚饭后,周寒送知晓回家,何知晓跟他闹,说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了。
    到家,何知晓去房间换衣服,脱了内衣,胸口还有他的痕迹……好害羞好成人啊!
    出房门,老妈叫她过去,茶几上摆着一包感冒药。
    “周寒奶奶打电话了,说你病了,睡前把药吃了。”
    何知晓:“……”
    --

章节目录

他喜欢何知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彩虹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彩虹糖并收藏他喜欢何知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