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轻风被湖边的住民救起,抬到湖边的时候浑身湿透,水从嘴里吐出来一股一股的,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围裙滴着水,握在手里,他的那双名牌球鞋全是淤泥,狼狈不堪的模样叫人见了心生怜悯。
    “你是怎么掉下去?”
    “还好班长会游泳,在水面上浮了一下,要不然……”
    “不要瞎说了,快点,来扶他进去吧!”
    ……
    李轻风被架着往大本营走去,那是租赁野炊器材老板的家,路上,刚好与被拽上的元沅二人撞个正着。
    “谢谢,不用扶了,我可以。”推开身边的人,他向元沅伸出手,手心被划破几道口子,但元沅站在远处看着他,虽有担忧,却没有更进一步,那双清纯的眼睛顿时沉了下来,就连语气也有了微妙的凝重:“元沅,就算我们不在一起,但作为同学,总不至于袖手旁观吧?”
    “我没……”
    “元沅?”吴小涂闻言,回头用质疑的眼光盯着她,她拽着元沅的手更用力了,企图把她拽到李轻风面前去,“班长刚刚掉水里了,你去看看他吧!”
    说完,元沅就被推了出去,李轻风似笑非笑,半张脸都在阴影里。其他人都散了。
    李轻风瞪着她,哪里还有半点下午怜香的神情,等到瞪得人心里发毛,才幽幽开口:“从来没有人拒绝过我的表白,元沅,你知道我长得不错,人缘也好,跟了我,对你也有好处,我给了你一个下午思考的时间,你可不要浪费机会。”
    元沅偶尔间听见一个八卦,大家都说李轻风他爸是沿海几省的商贾大鳄,在国际上也是响当当的投资领头人物,家产无数,两年前登上过福布斯名人排行榜,而班长本人是名副其实的高富帅。
    这么一个优秀的人物也该找个门当户对的,比如叶露露,看上她?元沅怀疑他的脑袋磕坏了。十分颜值她自评七分,没有更多,可李轻风再而叁的威逼利诱,元沅不禁怀疑,他看上自己什么?难道自己有身世之谜?又或是是某大家族的私生女,让李家不得不找她联姻?
    乱七八糟的想法都过了一遍,元沅自认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倒也大方地谢绝:“班长,你很优秀,应该找一个更优秀的人。我不是那个人,谢谢你的赏识。”
    说完,李轻风就拉住了要跑的元沅,“从来没有人拒绝过我,所以……”
    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元沅嘴角一扬,心里纳罕,怎么古早的霸道剧情现在还在上演?可下一秒,元沅就被推倒在地,湿漉漉的沙地踩上去软绵绵的,地上碎掉的石子划破了她的胳膊。
    她挣扎,双腿被抓住,脚腕一捆,李轻风丧心病狂地沉默微笑,拎着就走向湖里。
    “我想得很简单,我会带着你的尸体向大家宣布,你就是我的新女友,你就再也不会拒绝我了!”
    元沅听见狂风呼啸,黑云早就压了过来,马上就要下雨了,暴风雨前的四周最是安静,可不管她怎么喊“救命”,远处大本营的同学都没有出来,就连最近的帐篷里面都没有人。所有人默认躲了起来。
    李轻风说的还是没错的,他的人缘的确不错。
    “冷静!”元沅被拎到了湖边,被拦腰抱起,眼看着就要被扔到水里,她不会游泳,沉到水里必死无疑,她突然开始思考这会不会又是一个梦。
    可是,李轻风笑着,就像站在床头等待勾魂的死神,暗地里偷偷掐她腰上的肉。
    “班长,不,轻风,我觉得事情还可以再商量商量,你这么帅,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呢?”说前,元沅扒住他的胳膊,就怕他松手,或是大力扔了出去。
    湖里养了不少鲤鱼,一条条肥头大耳,好奇地围在四周,一片祥和的红色。
    “你喜欢我?”李轻风突然欢喜,脸上的阴霾也烟消云散,又像是一只开朗的“小太阳”了,“你可不能骗我。”
    元沅冲他点点头,只要跑掉了,谁管她现在说了什么。
    可她的算盘打得再响,却还有魔高一丈。李轻风笑盈盈地看着她,轻轻将她放下来,握住她的手放在心窝里,听说他最近在增肌,那里质感不错,暖烘烘的。
    “元沅,你认真地看着我再说一遍吧,如果你说谎了就把灵魂卖给我,如果你说的是真的,等毕业了我会跟你结婚,你做我的李太太,我家里人会很高兴的。”
    元沅只当他是犯了病,脑袋糊涂,灵魂?卖给他?他真拿自己当死神了。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真怕被扔进湖里一命呜呼,她惜命得很,便只捡好听的话说:“轻风,我也很想嫁给你,但是……别!等一下!我愿意!我很愿意,你是我的如意郎君呀,那你带我回去吧,我都答应你了,我不反悔的。”
    说完,她轻柔地抚慰满意的李轻风,假意温柔,却不想这时风雨大作,大豆一般的雨珠毫无准备地砸下来,噼里啪啦,整个湖面上密密麻麻溅起来的水花。
    雨势太大了,她甚至听不清雨中李轻风说了什么,只见周围景物忽然变换,斗转星移,一回神,她站在亭中,岸边遥远,只能看见岸上的一个点。
    她立马猜出这是丘鸣做的,可是转了一圈都没有看见灰白色的头发,连个人影都没有。
    密密麻麻的雨势阻断了她对岸上的观察,隐隐约约的,她认出岸上的黑点是李轻风,正对着湖边发愣,而后一帮人撑着伞出现,一起把李轻风带了回去……
    人影终于不见了,元沅松了一口气,耳畔突然响起沉重的声音:“你喜欢那个小白脸?”
    丘鸣黑着脸,一眼就能看出他心情不好,抱着胳膊,怀里还有一根一米多高的木棍。
    元沅当初目睹他杀人时,用的并不是这根棍子,可看到木棍,她心里还是忍不住发毛,心中的疙瘩总是抹不去,尤其是那开了花的破碎的脑袋,她可不是极端的李轻风,她接受不了暴虐美。
    如果当时她没有委身丘鸣,会不会已经丧生在他的棍子下了呢?这与无故发疯的李轻风有什么分别?
    --

章节目录

与天神没羞没臊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脸红的潮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脸红的潮思并收藏与天神没羞没臊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