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一天天过去,直到第二年春天,两声响亮的哭声划破了宁静的夜。
    白穗在凌晨两点钟产下一男一女,男宝宝先落地,取名周长安,妹妹则唤作周长宁。
    两个宝宝浓眉大眼,生得都很健壮,仔细一看还是能看出模样长得像爸爸。
    周家显俯身下来,在妻子额前印下一吻,“老婆辛苦了。”
    白穗笑笑,最后的力气用来抬手擦掉他眼角的泪,“恭喜你啊周爸爸。”
    “也恭喜你。”
    然而生活不会永远波澜不惊,总有起风的时候。
    两个孩子在周家长到三岁,周母才终于不情不愿地同意儿子儿媳带着孙子孙女搬出去住。冯春兰偶尔也会进城看看外孙和外孙女。
    周家兄妹一天天长大,脸庞五官也逐渐长开。
    冯春兰盯着两个孩子与周家显日渐相像的脸庞,当某种猜测浮现脑海,她深深吃了一惊。
    她支开了下人和孩子,脸色阴沉地拉着白穗逼问道:“穗穗,你老实告诉妈,家显就是长安和长宁的亲生父亲对不对!”
    “是啊,我们长安和长宁长得跟他们爸爸真的很像呢,”白穗看着外头玩耍的儿女,脸上映着慈爱的光辉。
    “其实,姐姐还没跟姐夫离婚的时候,我就怀上了他们俩呢。姐夫就是我从姐姐手里抢过来的啊,妈。”
    冯春兰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怎么能这么做!这可是你的姐姐啊!”
    白穗平静地反问:“她真的是我的姐姐吗?而且,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啊。”
    “如果你和爸不存私心,事情会变成今天这种局面吗?”九-重/宫/阙7-01/413/9-5-4她一步步逼近冯春兰,冷冷一笑,“亲生的又怎么样?还不是说抛弃就抛弃?到最后你们二老还不是指望我这个捡来的养老送终!”
    “你……你都知道了?”冯春兰心虚地咽了口口水,牵动了嘴角丛生的皱纹。
    几年前,白穗还住在周家老宅的时候,忽然收到从某研究所寄来的一个信封。信封里,是一份亲子鉴定结果。
    等她打电话过去询问之后才知道,一切都是受已经移民美国的白杉所托。
    她的姐姐可真是有本事,即便是远在天边,还能对她的生活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你们收养我,把我抚养长大,我很感激。穗穗学不来姐姐的绝情,所以尽管放心,赡养父母的义务我一定会承担。我现在过得很好,过去的事情不想再计较,但要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也不可能。”
    意思是,几十年的母女情,注定是要生分了。
    冯春兰默了半晌,叹息一声,怅然离开了。
    送走母亲,白穗在院子里坐了很久,直到两道童稚的呼声响起。
    “爸爸爸爸!”
    “妈妈,爸爸回来啦!”
    正文完
    --

章节目录

姐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野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树并收藏姐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