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庭垣说:“你这么抱着,我很快就会再硬起来。”
    江言“哦”了一声,没撒手。
    眼睛看着他:“你控制一下呗。”
    宋庭垣说:“你觉得这很容易控制?”
    江言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男的。”
    “有时候不由自主也会勃起。”宋庭垣和她说,“莫名其妙的,很难控制。”
    江言说:“那你现在正好练习一下。”
    宋庭垣无话可说,只能任她这样抱着。
    他闻到江言身上的味道,花果的芬芳气息,淡淡的。
    “你现在用什么沐浴露?”宋庭垣问。
    江言说:“还和以前一样。我用习惯了,懒得换。”
    他总觉得和以前有些不同。
    从前江言身上好像只有洗衣粉的味道,现在却多了几分甜。
    恰到好处,勾的他心里发痒。
    “你不想去洗澡?”他问。
    内裤已经湿了,所以他没帮江言穿上,怕她不舒服。
    事前、事后都应该冲洗。今天是他太着急了。
    江言说:“我懒得动。”
    “我抱你去。”
    江言摇摇头:“不止这个。”
    “还有什么要求?”宋庭垣低头看她,好像忠诚的骑士。
    “你帮我洗。”
    他同意了,把人抱起来,去了浴室。
    把江言放在浴缸里,伸手要帮她解扣子。
    她下半身不着寸缕,躺在浴缸里,好像才意识到害羞这件事,合拢腿,掩住那一片黑色的丛林。
    宋庭垣盯着衬衫的扣子,一颗一颗地帮她解。
    雪白的肌肤露出来,她身上只剩下一件内衣。
    宋庭垣喉结一动:“这个也我帮你?”
    江言说:“随便咯。”
    他解开,露出小小的两只乳房。
    轻飘飘的,一只手能握住。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握在了自己手里。
    江言说:“你干什么……”
    语气却没有恼怒,更像一种欲拒还迎的邀请。
    宋庭垣会意,握住,指腹蹭了蹭。
    江言说:“先放水吧。”
    她本想再来一次,不过不是在空荡荡的浴缸里,而是在水里。
    她还没试过鸳鸯浴。
    打着让宋庭垣帮忙洗澡的名号,心里想的却是把他也拖下水。
    宋庭垣说“好”,声音低低的。
    很快放满一缸水,他放了浴盐,同时抓了一把,抹在江言肩上。
    醉翁之意不在酒,很快又回到胸前。
    他的手掌比她的要大很多,掌心盛了一把蓝色的浴盐,在娇嫩的皮肤上打转。
    掌心的温度和颗粒感十分清晰,江言很快发出小声哼哼。
    “很舒服?”
    “嗯……”
    “你好像小猪。”宋庭垣突然说。
    哼哼唧唧的声音,忍不住了才喘息。
    “你才是猪。”
    无意义的拌嘴。
    奶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立了起来,在氤氲的蒸汽里像两颗小小的红提。
    宋庭垣知道江言喜欢这里,特意停留了一段时间。
    皮肤是最大的性器官。他冷不丁地回想起上次和江言的赌,只靠把玩这对娇乳就足够叫她高潮。
    多么奇妙。
    他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洗得够干净了吗?”
    江言的脸红得像要滴下血来,声音小得像蚊子叫:“够了。”
    “真的?”
    宋庭垣说着,松开了手。
    突然没有了刺激来源,江言觉得胸前一凉,小腹下陡然生出一阵空虚感觉。
    知道宋庭垣在作弄自己,又不好说什么。
    把头往下埋了埋,在水里吐了几颗泡泡。
    明明应该是自己把他拖下水,事情的发展怎么有点不对劲。
    思绪飘忽着,眼睛却仍盯着宋庭垣。
    他把手盖在江言的腰上,十分纤细,不足盈盈一握。
    “怎么这么瘦。”
    能轻而易举地摸到一根又一根的肋骨。
    “我的BMI是19,还在正常范围。”江言说。
    宋庭垣说:“18.5以上才算正常,19离偏低也差不了多少了。”
    “你应该多吃一点。”
    江言说:“我吃的已经够多了。”
    宋庭垣才注意到不管说什么,江言都一直盯着自己的脸。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他问。
    江言嗫嚅着,不想说出答案。
    不知是灯光的缘故,还是一缸热水的蒸汽熏得她脑袋发晕,她竟觉得宋庭垣很帅。
    闪闪发光的,夺人眼球的。
    “有啊。”她干脆地说。
    “你过来一点,我帮你弄掉。”
    宋庭垣不疑有他,顺从地靠过去。
    江言支起身子,手臂环上他的肩头,吻了上去。
    宋庭垣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一下被她带到水里去。衬衫被打湿,黏在身上,勾勒出腰线的形状。
    他的忍耐终于到了极致:“江言,我也是个男的。”
    “我知道啊。”她背靠在浴缸冰凉的边缘,“你再忍下去,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出家过了。”
    宋庭垣扯掉衣服,翻身跨进浴缸。
    空间狭小,不得不紧挨着江言。
    她没想到在浴缸里会是这种窘迫的状况,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你挤到我了。”她说。
    宋庭垣说:“那你可以坐在我身上啊。”
    “正好给你洗洗逼。”
    江言试着挪动了一下,贴在他的耻骨上。
    那一根硬邦邦的,向上翘着,等待一个合适的姿势被裹进温柔乡。
    她怕滑下去,不得不紧紧抱着他,谁知恰好把一侧的胸送到他嘴边。宋庭垣当然不会放过,张嘴含住,舌头绕着乳晕打转。
    一圈,又一圈。
    缓慢。
    江言浑身颤抖,抱他抱得更紧了。
    下身已经泥泞一片,一张一合翕动着。性器抵着她的腿心,明明已找到位置,却始终不进去。
    只蹭着,一下一下,隔着阴唇碾过内里敏感的阴蒂。
    “你进去呀……进去”江言喘着,觉得自己几乎要哭出来。
    宋庭垣松开被嘬得又红又肿的奶头,咬住她一侧的耳垂。
    “宝宝,这里没有套。”
    -------------------------------------
    说实话现在觉得内射之后白色的精液顺着大腿留下来超级涩,不过现实中还是记得要戴套啊。
    戴套真的非常、非常有必要。
    虽然江言是崩溃的hhhh,内心已经把小宋骂了几百遍了

章节目录

费洛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捌佰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捌佰块并收藏费洛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