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品店的男幼师 作者:肉团滚滚

    分卷阅读4

    甜品店的男幼师 作者:肉团滚滚

    分卷阅读4

    了一拍。

    裴沛不大习惯这样抱着一个男生,不过宋路的背确实很宽厚,莫名地觉得很有安全感。凑,他是男生啊,为毛要从宋路身上获得安全感?发烫的脸颊埋在宋路背上,暗暗地呼出几口热气。

    路上很滑,宋路不敢开得太快,生怕急刹车的时候惯性太大,把裴沛给甩飞出去。

    积雪大多被铲在两边,渐渐融化的雪水溅起,裴沛的裤脚管都湿了,冻得他牙齿直打颤。

    “你很冷吗?”宋路空出一只手附上裴沛环在他腰间的手,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还好吧。”裴沛嘴上说没事,双臂却不由收紧了几分,贴得宋路更近了。

    宋路背着裴沛,嘴角扬起一抹浅浅地笑,好像狂风都没有刚才肆虐了,“快到了,店里暖气我没关,稍微忍一忍吧。”

    “好哒。”隔着呢大衣,裴沛能感受到宋路身上的热气,贴近一些,再贴近一些,这样就不冷了。

    虽然戴了耳套,裴沛的耳朵依旧是冻得通红,看到甜品店招牌的时候,他就跟见了救世主一样。

    宋路照旧把小电驴停在门口,裴沛下车奔太快,马失前蹄,给摔了个狗啃泥。

    “没事吧?”宋路吓得一下没扶住车,差点给轧他身上身上了,好在赶紧控制住了它。

    裴沛挥着手,今天是不是黄历不宜出门啊,怎么他倒霉成这样?这下过雪的地面真心冷,他都能感受到脸快被地面的寒气凝住了?“快扶我起来,我要变成冰棍了。”

    “摔哪了?疼不疼?”宋路停好车,赶忙就上前把裴沛扶进店里,抖掉一身残雪。

    裴沛未摘手套,背着手覆在脸颊?“我脸破相了没?”

    “下巴磕破了。”宋路拨开他的手,仔细检查了一番,除了下巴磕破了一点点,并没有大碍。

    “还好没摔残,不然没人要了。”听到宋路的话,裴沛总算放心。咧着嘴露出了那两个可爱的虎牙,咬着针织的手套就往下扯,不扯不知道,一扯痛死爹了。“我的手掌!”

    “我要。”宋路接着他的话茬,瞟了眼他掌心的擦伤。“你别动,我去拿药箱。”

    好在裴沛号称“不受伤会死星人”,店里常备药箱,酒精、棉签和纱布必不可缺。

    裴沛可怜兮兮地摊着手,宋路一手捏着他修长的手指,一手用棉签蘸了酒精涂在伤口上。本来就冷,这会儿更是透心凉了。裴沛呲着牙,痛得他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要不是宋路在旁边,裴沛一定要尖叫几声,骂两句粗话的。

    涂药包扎,一气呵成,裴沛看着自己被纱布缠得白花花的手掌,说道,“宋路,你包扎的手法挺熟练啊。”

    “课上有教,多练就好。”宋路不得不暗暗夸赞一下自己有头脑,公选课选了比较冷门的安全救护,总算有用武之地。

    作者有话要说:

    ☆、吃火锅吧

    裴沛借着自己爪子受伤,干脆当起了甩手掌柜。晃着二郎腿,支着pad看起了酸倒牙的韩剧,没有错,就是那一更就是一两百集的那一种。宋路万万没有想到,裴沛居然还有这么独特的嗜好。

    甜品店依旧人那么多,屋里暖暖的,玻璃窗上蒙上了一层浅浅的雾气。

    有几个童心未泯的女生戳着指腹,随心所欲地在窗户上勾勒出各种奇形怪状的图案。当然,也有热恋期的情侣,腻腻歪歪地写上彼此的名字,然后画上一个大大的爱心,看起来有些幼稚,但的确这是对单身狗会心一击的秀恩爱。

    裴沛无聊至极,随手在窗户上画了一个狗爪印,形状差强人意,不过他挺满意的,又连着多画了几个。目光触及那显眼的爱心时,手下鬼使神差地写下两个字,笔画刚好二十,回眸宋路,正专心冲调咖啡,伸手将字迹娟秀的“宋路”擦去。

    其实宋路专心做事的时候真的很帅啊!裴沛拍了拍自己的脸,什么时候被来店里的姑娘们给带坏了?

    宋路虽然忙,眼角的余光总是偷偷地瞥向裴沛。所以当裴沛猫着腰不怀好意地接近时,他假装全神贯注。一只缠着纱布的爪子袭向腰间时,就被宋路空着的一只大手包裹住了。

    “别闹!”

    语气里淡淡地洋溢着一丝宠溺,听得裴沛一愣,讪讪地收回手,奸计没有得逞,真是可惜。为毛每次宋路都能吓到他,裴沛略微有些挫败。

    邹曼曼是接到宋路的夺命连环call才赶到甜品店的,踏入店内,她首先不是去换工作服,而是直奔裴沛而去,抓着他两只被绷带绑着的爪子,痛心疾首。

    “裴沛你说,是不是宋路趁我不在的时候,对你使用家庭暴力了。”邹曼曼的咸猪手摸着裴沛的手背,突然发现裴沛的下巴贴着一块防水创可贴。“啊呀,你的下巴怎么也破了。”

    家庭暴力是什么鬼?裴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我……摔的。”

    “这创口贴谁贴的,肯定是宋路吧,这么丑,哪里可以衬托你的如花之貌。”邹曼曼嫌弃地把那一块创可贴撕下来,然后从包里翻了半天,找出一盒各色各样卡通的创可贴,在维尼熊和蓝胖子之间纠结了三十秒,毅然决然地把蓝胖子贴上去了。

    宋路见此情景,切蛋糕的手都气得发抖了,店里就他一个人招呼,都忙不过来了,这货还跟裴沛聊上了。“邹曼曼,我叫你来是帮忙的,快过来。”

    邹曼曼听话地小跑过去,然后按着单子上的桌号,把热鲜奶和栗子蛋糕送去。只要宋路一不注意,她就凑到裴沛身边,嚼着他的波利鱼趣,和裴沛探讨女主和婆婆之间的家长里短。

    当然,结果都是被宋路一巴掌拍到后脑勺上,然后跟拎小鸡似的把她扔进吧台里面,自己偷个闲,蹭到裴沛旁边。

    晚上裴沛死活闹着要吃火锅,还把邹曼曼的馋虫勾起来了,两人联手以多胜少,无视宋路的反对。其实吧,宋路也不是反对吃火锅这件事,主要是他们还要自己在店里面煮,暖锅倒是有一个,食材还得冒着大风出去买。邹曼曼以只有宋路有小电驴的借口,不由分说就把他定为买火锅料的最佳人选。

    邹曼曼在老妈辣手摧花之下,在洗碗届闯荡了十五年有余,区区一只暖锅而已,她承包了。搓着清洁球的同时,她还不忘点名制定火锅底料的牌子。“记得,底料要买大红袍。”

    “就你要求多。”宋路不满地戳着食指用力把邹曼曼的后脑勺往前顶,害她差点因为没有注意就扎进洗碗池里。完了裹着围巾,戴上手套,经过裴沛身边的时候,张开臂弯,把他夹住了就往外拖。“裴沛,走吧。”

    “我喘不过气来了,你是要谋杀亲……老板哪。”这不对啊,明明应该宋路一个人去的,为什么要把他拉下水,而且,还用手臂套过他的头夹住了脖子

    分卷阅读4

    分卷阅读4

章节目录

甜品店的男幼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肉团滚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肉团滚滚并收藏甜品店的男幼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