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都崩解了,他转身抱住商语婷,像是要把这阵子的委屈、害怕、担心一泄而尽,商语婷拍拍湛惜风的背,像是个可靠的存在,让湛惜风可以依赖。
    在哭泣中,湛惜风将自己这几个月的遭遇都说给商语婷听,就算整起事件听起来都挺荒谬的,但湛惜风知道,商语婷会相信他所说的每个字。
    「徐离父子…我听过他们,他们事业做很大,小风你有跟他们说你怀孕了吗?」对商语婷来说,三人行这件事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两人爱不爱湛惜风,而湛惜风又爱不爱他们。
    湛惜风摇摇头,「语婷姐帮我…我不想让他们知道这件事。」他害怕…害怕从徐离父子眼中看到惊恐畏惧的神情。
    「我知道了。」从湛惜风提起他们的态度来看,湛惜风不但不恨他们,反而还爱惨了,问题是另外两人的想法……商语婷悄悄地在心中有了个计画。
    将所有事情都告诉商语婷之後,湛惜风任由商语婷将他带到一个高级住宅区,湛惜风有点惊讶,因为他知道,商语婷的家境虽然不穷,但也不是富有人家。
    「这个地方我也是第一次来,对不起,小风,我也有件事瞒着你,妈妈过世後,有人来找过我,我那时候才知道…原来我是一个政治家的私生女,妈妈和他学生时期就认识,但他为了自己的前途,抛弃了妈妈……可能是补偿心理吧,他送了一堆我不需要的东西给我。」商语婷说得嘲讽,不承认自己有这个爸爸。
    「语婷姐……」
    「别担心,免费的东西我干嘛不收~小风,这里很隐密,我想他们应该找不到这里来,你不方便出门,有什麽事情你就跟我说吧,我去帮你处理。」商语婷要湛惜风好好安心待在这里。
    「嗯……」处在完全陌生的环境,湛惜风还是有点不安,他不知道…自己可以躲多久,更不敢去想,发现自己离开的徐离父子会有多麽愤怒。
    被冷空气冻住的书房里,所有人不敢吭声,「一群废物!!!」长相冷艳的男子不遮掩自己的怒气,对下属的无能感到火冒三丈。
    徐离艳夜不明白,明明一切都好好的,为什麽湛惜风突然不告而别?只留了一张纸条……什麽叫做对不起,我不需要他的对不起!
    感觉被背叛的徐离艳夜,发誓一旦这次抓回湛惜风,他就要把湛惜风装上手镣脚铐,让湛惜风再也无法离开自己一步!
    但可恨的是,派出去的人没一个找到湛惜风,徐离艳夜这才知道,自己有多不了解湛惜风,班上没有一个人和湛惜风熟识,连老师也对湛惜风认识的很少。
    按照调查的资料去了湛惜风以前住的地方,却发现孤儿院早就关了,从邻居中得知,湛惜风从小和一个叫做商语婷的女人很要好,去那女人家却也没遇到那女人,湛惜风宛如在人间消失,没有人得知他的讯息。
    「夜,静下来,生气会无法冷静思考,一定有人帮助小惜儿,我们必须找到那个人才行。」徐离曜阝曰不认为湛惜风是因为憎恨他们两人或讨厌这样的生活而逃跑,徐离曜阝曰很清楚,湛惜风喜欢徐离艳夜,虽然三人间的关系很奇妙,但湛惜风并不反对这样的关系。
    徐离艳夜死咬着下唇,他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麽这麽焦急,只是因为玩俱不听话逃跑吗?毕业典礼时,他一直等不到湛惜风回来,连回到教室也找不到湛惜风的踪影,他以为湛惜风遇到了什麽危险,心里十分不安。
    第一次,因为见不到一个人而焦躁难耐。第一次,因为失去一个人而变得不像自己。
    明明只是个玩物,但为什麽自己却这麽在意他?在意到就算後来知道湛惜风是自己离开的,徐离艳夜还是无法对湛惜风下狠手,以往会做出的激烈惩罚,这一次一个都没想起来,只想着,等湛惜风回来,他要把湛惜风牢牢地锁在他身旁,哪都不能去。
    门板传来的扣扣声打断徐离艳夜的思绪,随即打开门的是姚卿郢,「boss,有人来访,和惜风有关。」
    「那还废话什麽,快请他上来!」徐离艳夜焦急地说。
    「”商”小姐说她只在客厅和boss你们谈。」不知道为什麽,姚卿郢那句”商”小姐讲得特别咬牙切齿。
    商小姐?不就是和湛惜风很要好的那个商语婷吗?徐离曜阝曰和徐离艳夜对看一眼,彼此都了解後,徐离曜阝曰支退书房里的下属,和徐离艳夜走下楼。
    一下楼,就看到有名女子很豪迈地坐在沙发上,两人在审视女子时,女子也不收敛地瞧着两人猛看。
    「商小姐来到这里是要谈什麽?」徐离曜阝曰纵横商场多年,多年经验累积下来,让他很有识人的眼光,不得不说,商语婷是他这些年以来,见过最有胆识的女子。
    商语婷微笑着却不发一语,只不过,当她看到站在一旁的姚卿郢时,就忍不住想对这个人恶作剧,谁叫他对自己不礼貌,「欸,娃娃脸!我和你老板谈事情,你不倒杯水给我吗?」
    姚卿郢额头浮现青筋,故意装作没听见,但他嘴里却小声地骂着『男人婆』。
    「商小姐就不要欺负我的秘书了,请说明来意吧!」没想到商语婷竟然能把姚卿郢气到口出恶言,要不是场合不对,徐离曜阝曰一定取笑姚卿郢一番。
    「好吧,徐离先生都这麽说了……那我就直言吧!没错,小风在我这里,但我没有马上把小风佼给你们的意愿。」商语婷虽然不愿承认有个政治家的父亲,但谈判起来,还真有点气势。
    「你这女人究竟想怎样!快把风还给我们。」好不容易有湛惜风的消息,徐离艳夜难掩急躁,而且听到这个女人小风这、小风那的…亲密的叫唤、熟稔的态度都让人看了心情不悦。
    商语婷挑眉,心想徐离艳夜难道不知道他现在一脸忌妒地看着她吗?是以为她和小风有一腿?看来,这人也不像对小风完全无意嘛!
    「我呢~从五岁就认识小风,一直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商语婷不理会徐离艳夜的怒火,自顾自地说着,「我可以说,这世上最了解小风的人,非我莫属,连小风会离开你们的原因,我也很清楚。」
    虽然很想知道原因,但商语婷如果会直说,就不用这麽拐弯抹角了,徐离曜阝曰低吟道:「刚刚商小姐说,不能马上把小惜儿佼给我们,但不是不把小惜儿佼给我们是吗?那麽要怎麽样,商小姐才愿意让我们见小惜儿?」
    「真聪明,没有错,我没有不把小风佼给你们的意思,只是小风的个姓我很明白,他现在正卡在一些弯,那些弯我不想直接打破,可是只要小风有一丝眷恋,那麽我便会让你们见他。」
    看出徐离曜阝曰和徐离艳夜还有些困惑,商语婷接着说:「我不想跟你们说得太明白,但小风从小就一直为
    --

章节目录

艳夜(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昨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昨殇并收藏艳夜(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