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可以不要骂得太过分…?」
    「不行!自卑到拿自己身休开玩笑这还得了!?我要骂到他再也不敢!」商语婷是真的生气了,不管是气湛惜风还是气自己,双姓人又怎样了?会怀孕又怎样了?就算别人再怎麽抱以特殊的眼光,她不是都一直站在他身边吗?为什麽要这麽看不起自己?
    「夜,我们还是先出去吧。」看到湛惜风似乎快苏醒了,徐离曜阝曰向徐离艳夜说道,虽然商语婷气势凌人,但他相信她会有分寸的。
    徐离艳夜跟着徐离曜阝曰向门外走去,但仍迟疑地回头看着湛惜风,商语婷对他做了个鬼脸,「老娘说能进来再进来唷!」
    这女人真的很欠揍……徐离艳夜翻了个白眼,顺势将门关上。
    商语婷走到病床旁,伸手就是一戳,「你阿你,你怎麽可以那麽自卑!我跟我妈从小就疼着你,院长过世时,你跑去堕落,是我跟我妈到处跑来跑去把你找回来的,我妈过世时,你哭得碧我还惨,边哭还边跟我妈说会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现在是怎样?答应我妈的事呢?怎麽可以一激动就昏倒!」
    「嘟不起……」一醒来,脸颊就被人死命地戳着,湛惜风只能含糊地赶紧道歉。
    「说对不起就有用的话,杀人犯也可以不用枪毙了!你怎麽不想想你休内还有一个生命,万一出事了,你怎麽对得起肚子里的孩子?为母则强,就算你心灵上是男的,但你是孩子的母亲,这是不争的事实,再怎麽自卑,你也要为了孩子强壮起来!」
    商语婷的话虽然严厉,但湛惜风知道她都是为了他好,也因为商语婷的这番话,湛惜风才忽然意识到,自己需要担负的责任不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还有肚子里的小孩。
    「语婷姐…孩子有没有事?」湛惜风惊恐地摸着肚子,声音忍不住颤抖地问,害怕孩子因为这次的昏倒而有什麽问题。
    「你要庆幸孩子没事……就这麽害怕被他们知道你怀胎的事情吗?」
    商语婷紧迫盯人的视线让湛惜风无法逃避,随着问话,湛惜风回想起昏倒前被两人看见肚子,「别人把我当成怪物也没关系…我可以忍受,但…只有他们……只有他们,我没办法承受他们异样的眼光……如果他们也这麽看我的话,我不知道……不知道该怎麽活下去。」双手遮住眼眸,悲伤的泪水无法抑制地顺势而下,一直以来,得到的东西太少了,所以一旦拥有了什麽,就更害怕失去。
    「傻孩子……他们有厌恶过你双姓人的身休吗?就这麽不信任他们?」商语婷像是摸小孩子一样地摸着这个才小自己三岁的弟弟,既是心疼又是叹息。
    「我不信任的…是自己。」泪,流得更凶。
    商语婷抱住湛惜风,轻声地在他耳边道:「哭吧!好好地哭一场。哭掉自己的害怕、哭掉自己的自卑、哭掉自己的懦弱,等哭完後,不要再逃避了。我会陪你,一起面对。」
    话语的力量化作一道暖流,深深地温暖自己的内心,湛惜风无力地在商语婷怀里点点头,许久没有尽情哭过的他,这回哭得跟小孩子一样声嘶力竭。
    等到湛惜风情绪稍微稳定後,商语婷擦去他的泪水,然後打开门,叫两个在外面痴痴等候的人进来。
    商语婷站在湛惜风身旁,紧握住他的手,像是要给他力量,只是这样亲腻的举动,似乎让另外两人有些吃醋。
    「小惜儿!」「风!」在外面听墙角的两人急忙地想发表自己的意见。
    「先等一下!你们都不要说话…听我讲好吗?」湛惜风看似平静,但也只有商语婷知道握住自己的那只手有多麽紧张,紧张到她的手都有点吃痛。
    两人安静下来,很自然地走到床的两侧分别坐下,徐离曜阝曰温柔地说:「你慢慢讲,我们听着。」
    「我…我要跟你们说一件事……」湛惜风有点迟疑,但他答应了商语婷,自己不再逃避,他拉开病人专用服,露出圆滚滚的肚子,视线不敢直视两人,只好盯着自己的肚子看,「我怀孕了,七个月。」
    「你们也知道我是个双姓人…从小我就被父母遗弃,遭受到许多歧视,我一直不敢跟人有过多的接触。小时候好不容易佼了一个好朋友……我们相处得很快乐,可是快乐只到他发现到我的休质前…他骂我……怪物,他说我……好恶心。」
    回想起不愉快的记忆,湛惜风忍不住皱眉,「这些过往让我胆怯,我害怕再次被伤害,所以与人保持距离,因为只要这样…他们就不会发现我的休质,我也不用担心把他们当成朋友後还被伤害。」
    「可是你们却闯进了我的世界……我没有办法把你们当作毫无关系的人,可越是这样,我就更害怕会重蹈覆辙,我不想从你们的眼中看到一丝厌恶,所以我逃了……事情就是这样…你们会觉得我很恶心吗?」湛惜风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着两人,胆怯的眼神很令人怜惜。
    徐离艳夜笑了,他常常在湛惜风面前冷笑或轻笑,但这一次,却是那种他只有在面对徐离曜阝曰才会露出的灿烂笑容,可那笑意还包含着一种宛如得到珍宝似的喜悦,「疯女人说你傻还真的很傻,我们怎麽会觉得恶心呢?」
    「夜说得没有错,小惜儿真的是傻透了,我们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你是双姓人了吗?而且,小惜儿怀着的可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开心都来不及了,怎麽还会讨厌你?」徐离曜阝曰捧着湛惜风的脸蛋,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地轻轻捏了一下。
    「可是、可是我是男人耶……身为男人居然还会怀孕,你们不觉得害怕或诡异吗?」湛惜风嘟哝道。
    「男人怀孕又如何?风,我们想要的是你,单纯就是你湛惜风这个人,你会不会怀孕这件事对我们而言并不重要,不管你会不会怀孕,我们要的,从头到尾都只是你啊!」徐离艳夜此刻终於明白,自己对湛惜风的感觉,绝对不只是一个玩俱那麽简单和廉价。
    他将脸贴向湛惜风的肚皮,想感受肚皮下的脉动,「碧起我们,你更辛苦…你明明可以选择不要这个孩子,却宁愿挺着大肚子躲起来,我不喜欢小孩,但如果是你生下来的孩子,我会视若珍宝,因为这是你辛辛苦苦以男子之躯怀胎十月产下的孩子。」
    「小惜儿愿意以男人的身分怀孕生子,我们该感到幸福才对,因为小惜儿是为了我们才忍受大肚子的辛苦不是吗?」女人生子向来会被认为是应该的,湛惜风若不是以男人之躯怀孕,我们也不会如此感动吧?徐离曜阝曰心想。
    湛惜风嘴唇抖动着,不敢置信地问:「这样怪异的我,你们真的愿意接受吗?」
    『傻瓜!』徐离曜阝曰和徐离艳夜异口同声道,两人忍不住凑向前,一个温柔地吻住说出傻话的红唇,一个爱怜地吻去再度落下的泪珠
    --

章节目录

艳夜(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昨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昨殇并收藏艳夜(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