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鱼整个人盘在叶仙仙身上,随着她手指的摩擦,鼻腔中呼出的热气越来越剧烈,身子微微的摆动着,不时的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种对他来说很陌生的快感。
    “小色鬼。”
    叶仙仙说着,翻身跨坐到祁鱼身上,用腿夹住他的小肉棒,也舔在他的勃颈上。
    相比于方才小少年的轻柔,叶仙仙则要粗暴许多,贝齿咬住皮肉就是一阵撕磨。
    祁鱼不但不觉得痛,反而有着奇妙的感觉在身体里扩散。低头看着女孩头埋在他胸前,陌生的欲望已经泛滥成灾,可他不知道这是欲望,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趋于本能,他把她搂紧,忘我的用身体摩擦她的身体。
    脑中混乱的小少年已然忘记了在浓情馆里调教龟公教过的行欢之法。
    “恩人,恩人,好恩人……你舔的小鱼儿好舒服,你是小鱼儿的好恩人……也是小鱼儿的好姐姐,恩人姐姐,你当我的姐姐好吗?小鱼儿天天给你亲,天天给你摸……”
    听到这番淫荡的告白,叶仙仙轻轻咬了咬他的喉结,没有应声。
    不可否认,养成、调教,确实很有诱惑力。可相应的,也要付出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她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耐心等他长大。
    若不是系统发的任务她早忘了祁鱼是谁了。
    就在两人一上一下缠磨的之时二蛋,楚梨和二蛋相继上楼来,两少年看到交缠在一起的祁鱼和叶仙仙,皆目光暗了暗。
    二蛋快步走到床边,跳进床里边,“恩人,你不是喜欢二蛋的大肉棒吗,它来了。”
    二蛋跳上床的时候,披在身上的外袍就脱了去。精壮的身体介于古铜与麦色之间,因刚沐浴完,显得干净而性感。胯下的重要部位一览无余,浓密的耻毛中间,肉棒垂在两个蛋蛋前面,有了点昂头的预兆。只要再添一把火,它就会昂扬挺立。
    楚梨不甘于人后,也把自己最大的本钱展现在叶仙面前。
    他的耻毛要稀少一点,因皮肤白,显得肉棒的颜色较深,却也比二蛋的白净多了。如一根美玉雕琢的肉茎,秀气又可爱。还没怎么动作,就已经硬邦邦起来了,秀气中又不失肉棒狰狞的本色。还轻佻的抖了抖脑袋,像是在和二蛋的肉棒炫耀它的粗大不凡。
    二蛋也不甘示弱,自己揉了揉本就有点硬起来的肉棒,再看一眼衣襟散乱的叶仙仙,肉棒就如施了大大大的法术,与微硬时有了天壤之别。
    十六七岁的年纪对异性最是向往,身体也最容易起反应的阶段。
    张扬的命根子,硬的好像能把天捅个窟窿。
    叶仙仙最喜欢这种看着就能让女人湿了腿心的肉棒了,纤弱无骨的小手慢慢爬上了二蛋的肉棒,娇滴滴的说,“呀,硬起来了,好粗啊!”
    就知道恩人喜欢自己的大肉棒,二蛋得意的想。
    大哥受父母偏疼又怎样,就大哥那比自己小手指大不了多少的肉棒,出去嫖估计都要被妓女嫌弃,如果嫂子见识到自己的,会不会也嫌弃了大哥,二蛋坏心眼的想。
    看到二蛋被恩人摸的嘿嘿傻乐,楚梨把自己的肉棒也送到叶仙仙手中。
    “恩人,我的肉棒也很粗的。”
    底气不足的祁鱼瞪着眼睛看一看二蛋的肉棒,又看一看楚梨的肉棒,深深地自卑了。
    长那么大根家伙,走路也不嫌晃的累……
    少年无伤大雅的意气之争,叶仙仙不会去干预。握着两个大小差不多,色泽和形状却不同的肉棒,叶仙仙邪恶了。吐气如兰的呼吸也变得浑浊不定,目光闪烁流转,从祁鱼身上翻身下来,祁鱼留恋的蹭她脸,叶仙仙揉了他一把平躺着放松身体,问他们,“会做吗?”
    楚梨反应比二蛋快,“会。”
    二蛋也点头。
    仿佛时光回到了浓情馆的那天下午,脱去女孩的男子外衫,解开她胸前的束胸带,可这里不是浓情馆,不会有龟公拿他们当货品售卖,不需要自称奴,发自内心的想去亲近这个给了他们新生的女孩儿。
    楚梨神色坦然,可耳根后的潮红蔓延的越来越广,解束胸带手抖的比当成的贺期清还不如。
    二蛋看的急眼,但这么个美差不好意思和兄弟抢,没奈何,只得在一旁干着急。
    祁鱼自荐,“要不,我来解?”
    二蛋、楚梨、叶仙仙三人齐齐看向他。
    祁鱼干巴巴道,“我只是提议。”
    楚梨看一眼祁鱼精致小巧的肉棒,“你还这么小,就算解了恩人的衣服你能做什么?”
    ‘当啷……当啷……’
    自尊心碎了一地。
    祁鱼梗着脖子,“我,我能摸。”
    叶仙仙绽妍一笑,“好,姐姐给你摸。”
    很会舔的小鱼儿……
    很会舔的小鱼儿……
    ·
    太安殿,寝宫
    壁角金龙腾飞的香炉不见一丝香烟飘出。
    手执拂尘的近侍安静的站在角落。仿佛也如那香炉般像个装饰的摆设。
    燕慎躺在龙床上,手指在眉心揉过。
    闭上眼,含着期待睡去。
    ·
    远离皇城的西面,烧饼摊二楼
    楚梨不管祁鱼的耀武扬威之态,深吸了口气,一鼓作气解开了女孩诱人起伏外的遮挡物。
    当两团白生生的乳房跳出束胸带时,叶仙仙听到二蛋的一记响亮吞咽声。
    她朝他看去,就见他微张着嘴,舌头伸出一点,眼睛发直,一脸馋相的盯着她的胸,一副想碰又不敢碰,手搓着自己的腰,不得其手,紧张到冒汗的样子。
    祁鱼刚才虽说了要摸,但真正见到了却也不敢直接上手。只是觉得这两团白花花的肉格外的吸引他,让他想摸想碰,还想尝一下嘴唇去尝一下。而他的小肉棒也在看到它时有了奇异的反应。
    祁鱼也是舔着嘴唇一副想吃的样子,但没有二蛋那般的直勾勾。
    气氛一时诡异的安静下来。
    三双眼睛亮闪闪的盯着自己胸部看,叶仙仙眼里闪过一丝顽皮。趁楚梨和二蛋不注意,一把拉过他们的手,一边一个摁自己的胸脯上。
    “想摸就摸呀,都愣在那里干什么……”
    二蛋表情还停留在一脸馋相上,手忽然覆盖上柔软。那柔到极致的软让他心中的惊叹无以复加。
    怎么会那么绵?
    怎么会那么软?
    上面果子红红的,比他所有见过的花朵都要美。
    二蛋脸上浮起惊叹,约莫做表情时没调整好,以至于二蛋左边脸馋哈哈,右边脸喜哈哈,脸部表情极为精彩。
    相比之下,楚梨就要镇定多了。他揉着软绵绵的玉乳,一揉手指就深陷,转换位置马上又弹回去,软的不像话。楚梨手掌烫得出汗,双目微阖,脸上浮现出陶醉之色,只是他心里想的是:快活是神仙,约莫如是。
    其他两位都上手了,还是被恩人姐姐自己带上手的,得过承诺的祁鱼怎甘人后。
    盯准在二蛋手指没抓完的乳根处,也揉了上去。一小团软肉入手,祁鱼眨了眨眼,神色莫名,这,这也太好摸了吧……
    叶仙仙的胸再大,一只胸也不够两只手一起抓的,大半个软嫩被二蛋抓在手里,祁鱼可怜的只抓了点边角。二蛋不断搓揉手中无暇坚挺的蓓蕾,满副心神都在感受着掌中绵软,殷红的软粒渐渐被他揉的变硬。对祁鱼的手中夺宝有三分的恼。
    这个时候的二蛋自己不想兄友,但又想让祁鱼弟恭。结果就是两个人揉着一团乳房各不相让。
    祁鱼的杂念不如二蛋的多。在二蛋思绪混乱下即将占据一半嫩乳。
    二蛋揉上半团。
    祁鱼揉下半团。
    楚梨看着二人争抢,自顾自的美滋滋。然后,他把自己的肉棒往叶仙仙垂搭在身侧的手里送。
    身体里有团火在燃烧,热……
    却听二蛋道:“你叫你楚梨哥让你。”话是对祁鱼说的。
    楚梨低着头,不去看二人的目光。
    不让,坚决不让。
    祁鱼眼珠瞪圆了也不见楚梨有所表示。
    平时的兄友弟恭呢?都是假的吗?
    三个少年的暗中较劲,叶仙仙都看在眼里,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众生之相吧。裤子还没脱,就争成这样了。可以想见一会儿这三人还有得争。
    原本叶仙仙就是脱裤就干,完事就闪人的性子。现在对三个少年为了争抢她所衍生出的较量并不讨厌,也就不单纯执著于任务的快速。不用理智去丈量过程,放宽尺子的长度。愿意陪着他们多玩一会儿。
    叶仙仙手绕过二蛋的腰,摸向他尾椎部位。在臀沟下摩挲着几下,没在菊花多做停留,直接摸上了他的两颗蛋。
    “二蛋,我摸到了你的两颗蛋。”
    二蛋脸上浮现出一种淫欲的绯红,“恩人,你也摸摸我的肉棒吧!”
    二蛋摇摆臀部,想把自己的肉棒摇摆进叶仙仙手里。那巨粗无比的肉棒向天昂然挺立。
    已然硬到了极点。
    趁二蛋分神之际,祁鱼推开二蛋的手,低下头,一口含住了由二蛋揉着的乳房部位。
    粉红色的樱桃连同那一圈乳晕,悉数皆被祁鱼生吞进嘴里。
    二蛋气的脸拉黑了,平时怎么没发现小崽子怎么坏呀?
    叶仙仙的乳房被揉搓了小一会儿,现下被突然这么一口深含,引发出一连串的身体反应。乳管鼓胀,像即将溢出乳汁一样,令她酥痒难耐。
    小少年的舌头幼软柔滑,带着舌苔微微的粗粝,哪怕是磨炼出来的叶仙仙,也有些受不住这样的冲击。
    藏在亵裤内的肉芽痉挛颤抖,淫液自体内慢慢渗出。
    “嗯……小鱼儿好会舔啊……”
    泍攵怞:んρò①8.còм整理
    --

章节目录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小乖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乖怪并收藏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最新章节